,(首字母+org点co)!

徐州,弥陀寺。

方丈宗慧坐在大雄宝殿佛祖雕像下的蒲团上,捏着一份书信看了半天,突然发出一阵阴阳怪气的笑声,边笑边自言自语道:

“去辽东弘扬佛法,刺史府出钱修建寺院,该死的曹扒皮,终于良心发现了啊。”

宗慧起身离开,将寺中僧人召集到一起,让他们收拾东西准备出发,然后带着两名弟子下山,向刺史府赶去。

刚到刺史府门口迎面便走来一人。

看见他后宗慧的好心情瞬间不翼而飞,脸色就跟穿着新靴子出门,还没来得及找人显摆就踩到狗屎一样难看。

他黑着脸上前,双手合什口念佛号道:“阿弥陀佛,牛鼻子,你跟贫僧还真有缘呐。”

来人身穿道袍,手拿拂尘,正是白云道观的观主广源道长。

广源一甩拂尘,单手合什道:“无量那个天尊,贫道今日出门忘看黄历,竟然遇上你这么老秃驴,晦气。”

自古同行是冤家,佛门和道门可是妥妥的竞争对手啊,陶谦笮融当道那几年,佛门差点没把道门给欺负死。

曹昂上台之后攻守异形,佛门成了过街老鼠,封闭山门龟缩了两年。

一来一回,佛道之间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看见广源那样,宗慧反而乐了,笑道:“贫僧奉曹使君之命,前往辽东弘扬佛法,道长此时来刺史府,莫非也接到了曹使君的诏令?”

广源眼皮一抖,牙根开始疼了。

曹昂任徐州刺史后,对佛门很不待见,反而对他道门青睐有加,借着曹使君的余荫,最近两年,道门过的那叫一个滋润。

可是这次去辽东传教,曹昂却突然转性请了佛门,对他道家只字未提,这就让广源吃不住劲了。

难道几个月不见,曹使君移情别恋了?

他学着宗慧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