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字母+org点co)!

张允确实是把水战好手,三个月前刚上任就让甘宁吃了个闷亏。

之后在昌阳港海域钉了许多铁桩,用铁链连接,绑上木头沉入海中,既能阻敌又能示警。

敌船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经过,铁定倒大霉。

甘宁原本想领海军找回上次的场子,结果辽东战事一起忙的脚不沾地,根本顾不上,只能将找场子的事无限期的往后延。

张允也识趣,守着自己家门口那一亩三分地从不主动挑衅。

大家相安无事了三个月,没想到会在今天撞见。

说实话,曹昂很想绕开假装没看见,对方八成是去打公孙瓒的,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没听过闲事少管,打捶趔远这句名言嘛。

他现在归心似箭,一心想见自己的妻子儿女,哪有心思替公孙瓒挡枪?

再说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先不说打不打得过,就算打过了自己的船肯定也要受伤的,再加上投石机,床弩,箭矢的消耗,这笔损失谁来承担?

找公孙瓒索要他承认吗?

不打,太不划算了,赔本的买卖不能干。

“打,必须得打。”曹昂咬牙切齿的说道:“与袁绍打了几个月,公孙瓒本就处于下风,再被张允从背后捅一刀子,说不定连年都过不了了,公孙瓒凉了,咱们就得直面袁绍大军了,唇亡齿寒啊,所以说破天也不能让张允过去。”

对此,甘宁深表赞同,大声吼道:“所有船只降下一半帆,减速减速,投石机准备,烈酒火油准备,床弩准备,冲进射程后不用请示,直接开干。”

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什么样的将领带什么样的兵。

甘宁纵横江河,打家劫舍多年,打起水战来经验丰富之极。

时间长了这种经验自然而然的传染给了其他将士。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