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字母+org点co)!

曹操一阵无语,盯着曹昂想要教训,话到嘴边又化成一声叹息。

仔细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打吕布的时候他把先帝灵位搬出来当盾牌。

打瀛州的时候他把邪马台女王扔海里喂鱼。

打辽东时他又弄出了地雷。

打鲜卑更绝,一个扯淡故事,两个狼形工艺品就把鲜卑各部首领外加乌桓单于全骗到了边境,一网打尽。

别人打仗好歹有点章法,只要细心研究,总能找到点规律,这小子却是……

别说外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这种玩法说好听点叫天马行空,不拘一格,说难听点就叫不通兵事,胡乱指挥,继续下去迟早吃大亏。

但这小子风头正劲,打击的话自己也不好说出口,就算说出估计他也听不进去,只好骂道:“谈正经事呢别嬉皮笑脸的,直说怎么办?”

曹昂定了定心神,说道:“换作是我就一句话,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曹操默默咀嚼了几遍道:“详细说说。”

曹昂道:“孩儿以为诸侯争霸的不止是在战场上,更多的是在战场外,夺取天下除军队的多寡,将领的强弱之外更多的还是其他方面,治下的人口土地,民心经济缺一不可,就拿咱们和刘备来说吧,我们可以输一次两次三次五次,刘备输一次就玩完。”

“韩信能百战百胜,全靠萧何举中调度,要不是萧何筹备粮草组织兵员,韩信就算天神下凡也只能干瞪眼。”

“如今兖徐二州道路修通,往来频繁,咱们又有那么多渔船,打下的鱼足够填补三成的粮食空缺,再加上瀛州这个粮仓,完全有能力跟他们硬耗。”

“袁绍与公孙瓒一场大战消耗不少,战后回血是肯定的。”

“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