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过道中央,听着四姐绝望的嘶吼,曹昂冷笑道:“她不是说没什么好伤心的,大不了再生一个吗,轮到自己,怎么就哭的这么伤心?”

孟阳试探着问道:“少主,真要抓他的家人呐。”

“当然。”

曹昂眼中泛着煞气特有的冷光,语气决绝的说道:“不但要抓,还要让他们一家见面,并如实告诉他的儿女,你们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不是因为犯罪,而是要为你娘赎罪。”

“试想一下,里面那位是你娘的话,受到牵连的你对她是尊敬多一点,还是仇恨多一点?”

孟阳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有些恐惧的说道:“当然是……”曹昂继续道:“除此之外,还要在他的家乡立碑,将她的光荣事迹都写上去,同时对她所在的村子征收重税,一人犯罪全村赎,本座不但要杀她的人,还要诛她的心。”

孟阳再次打了个冷颤,这样的曹昂让他感到恐惧。

继续前进,来到最里面那间关押孙厚的牢房。

这间牢房与四姐所在那间没什么两样,孙厚平静的躺在床上,见他们进来,抬头瞟了一眼曹昂,阴阳怪气的笑道:“少主竟然亲自来探望属下,看来孙某人面子不小啊。”

许都城认识他的人不少,所以曹昂并没有说“你认识我”之类的废话,直奔主题道:“有能力做厂长,想来也不会是目不识丁之辈,作为读书人,应该知道大汉律是干什么的,老实交代吧,反正你活不了。”

孙厚扭过头来说道:“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曹昂直接拒绝道:“普天之下除了我爹,连天子都没资格跟我讲条件,你算老几,交不交代,给句痛快话。”

孙厚:“……”老子命都豁出去了,你还这么豪橫?

曹昂不等回应,直接问道:“厂长在定国集团也算高级员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