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将台上,魏延躺在地上,嘴角挂着血迹,瞪着许褚的眼中满是不服气。

再看许褚,右脚踩着他的胸膛,刀尖指着他的鼻梁,像街头欺男霸女的地痞一样流里流气的说道:“服不服?”

魏延很想说一句不服,可他真的打不过许褚,只好怒目而视,沉默以对。

许褚也是个犟脾气,自认为收了夏侯渊的贿赂,就得替他出一口气,下定决心一定要让他说个服字。

见他不语,脚下再次用力,吼道:“服不服?”

黄忠看不下去了,长刀脱手而出,直奔许褚头颅。

许褚脸色一变急忙格挡,魏延脸上露出一丝狠戾,抓住脚踝用力一扭,许褚便不受控制的向一旁倒下。

黄忠的长刀擦着他的头皮飞过,当真是险之又险,命悬一线。

趁此机会,魏延挣脱束缚跳下了点将台。

不等众人反应,黄忠跳上高台指着刚刚爬起的许褚说道:“小家伙,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这么咄咄相逼,可不好啊!”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魏延是跟他来的,以后都要在人才济济的曹营中混饭吃了,不报团怎么行?

所以,魏延这个场子,他是一定要找回来的。

许褚都二十多岁快到而立之年了,进入曹营以来何时被人叫过小家伙,当场大怒,提刀吼道:“老匹夫,这里是军营,可不是你倚老卖老的地方,有本事就拿起兵器跟我打一场,没本事就回家抱孙子去。”

此话戳中了黄忠的痛处,他要有孙子,何必千里迢迢的从荆州跑到许都。

黄忠眼中闪过一丝寒意,冷笑道:“你刚打过一场,老夫不趁人之危,下去换个能打的上来!”

“老子还没热身呢!”

许褚捡起长刀向黄忠扔了过去,怒道:“连一个老头都收拾不了,老子还当什么将军,回家种田好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