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彧凑到曹操面前低声说道:“主公,兹事体大,可不能让岳鹏这么攀咬下去啊,以属下之见,此事到岳家这边完了算了,太祝令伏法,对上对下都交代的过去。”

世家是个特殊的群体,集体利益受到损害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的联合起来一致对外。

某个单独的个体利益受损时,他们又大多会选择隔岸观火,乃至落井下石。

集体利益和个体利益起冲突时,他们又会毫不犹豫的舍弃个体,断尾求生。

就像现在,曹昂将世家最肮脏,最见不得人的一面捅了出来,这么大的事谁都捂不住,唯一能做的就是推出一个替死鬼,让他替大家挡刀。

在场之人挨个过一遍,还有比岳家更适合的倒霉鬼吗?

将岳家推出去,除了岳阳之外,相信其他人都能接受。

如此一来,既起到了杀鸡儆猴的威慑作用,又能平息事态稳定朝局,还能用岳府一门赚取民心,一举三得啊。

曹操同样凑过来,以仅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不急,看看再说。”

荀彧焦急的说道:“可是……”曹操笑道:“咱俩在这你怕什么,等时机成熟,我自会出言制止。”

荀彧闻言终于松了口气,曹操既然这么说,就证明他也不想将事态扩大。

既然如此,事情就好办了。

他端起茶杯,靠在椅背上听曹昂说道:“别扯太远,先交代你自己的事,何年何月开始拐卖人口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作案动机……”岳鹏诧异的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曹昂没好气的说道:“就是你为什么这么做?”

“为了钱呗。”

岳鹏两手一摊,理所当然的说道:“还能为了什么。”

好吧,大多数犯罪都是这个动机。

曹昂又道:“说说你的作案时间,作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