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砸在脸上,蛋清流进口中,曹昂做的第一件事竟不是抬手擦脸,而是伸舌头去舔。

  要不是这只突如其来的鸡蛋,他都忘了还没吃午饭呢。

曹昂在吸蛋清祭奠他那有点干瘪的五脏庙,胡三却以为他被打傻了,拔刀上前,将他挡在身后高声呼道:“保护少……”话未说完,一块巴掌大的绿油油东西朝这边飞来,目标正是曹昂另一只眼眶,胡三脸色大变,长刀挥出直接将其砍成两半,低头一看,竟是块肥皂。

啥东西都往来扔,许都百姓今年这么有钱吗?

他无奈的回头说道:“少主……”曹昂这才惊醒,伸手抹掉眼眶的蛋黄,又眨了眨眼睛,确定视线没受阻后才心有余悸的说道:“许都百姓也真是,追星一点都不理性,打罪犯打我干啥,把青天大老爷打出个好歹,谁给他们平复冤屈,快走,这里太危险了。”

发生这种事,队伍不得不加快速度,尽管如此,赶到刑场时曹昂的官服还是被染成了乱七八糟的颜色,各种味道混合在一起,难闻的他恨不得脱掉衣服裸奔。

刑场在骡马市,毛八年一早就跑到这里搭刑台,曹昂赶到时已经搭好一座长二十丈宽十丈的高台,高台周围全是穿飞鱼服挂绣春刀的锦衣校尉。

大汉没有明确的斩首地点,作为穿越人士,曹昂觉的砍人没有固定地点就跟结婚没有酒宴一样,少了一点仪式感,所以……提起砍人,他第一反应便是拉到菜市口……没办法,受电视剧毒害太深了。

后来一想不对啊,菜市口,字面意思不就是卖菜的地方吗,在那砍人,弄的血呲呼啦的,卖的菜别人还怎么吃?

思来想去,最后选择了买卖牲口的骡马市。

今天早晨,骡马市被锦衣卫强行占据,牵着牲口赶集的百姓被驱赶到一边,悲愤加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