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跑路,曹昂忍不住嘴角泛苦。

该死的宵禁啊!没跑掉,就只能面对现实了,他皱着眉头思索片刻,说道:“爹,其实世家没你们想的那么恐怖,对我来说他们就是纸老虎,看着威武实则一捅就破。”

“世家之所以这么猖狂,说白了还是大汉的老百姓太能忍,百姓越忍,他们越觉的自己牛逼,做事无所顾忌,可是……百姓如果不忍了呢?”

“有些事要么不做,要么做绝,爹你别忘了,咱们手中还有杂志社这个大杀器呢,利用杂志,报纸,传单的力量,将窦治等人的罪行宣传出去,让天下人都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

“若觉得不够,还可以将这次的事件改编成戏曲,走街串巷,四处传唱,咱们只负责宣传,剩下的就让百姓自己去领悟吧,爹,百姓有分辨是非的能力。”

“至于世家,恨我惧我,千方百计除掉我那是肯定的,既然已经走到了世家的对立面,不妨将这层窗户纸彻底捅破,重修大汉律法,派锦衣卫,校事府乃至当地官府严格审查,严厉打击犯罪绝不姑息。”

“总之,用好杂志社这张底牌,毫不动摇的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巩固和扩大此次战果。”

“如此一来无非两种结果,内心坦荡问心无愧的,要么拥护要么旁观,那些心里有鬼的要么反抗要么逃离。”

曹操蹙眉道:“世家的力量不小,若全投了刘备或者袁绍,我们岂不是很被动?”

“未必。”

曹昂冷笑道:“坚固的城堡往往是从内部攻破的,这群蛀虫留在境内,只会像蚂蚁一样啃食我们的根基,送给袁绍我们反而卸掉枷锁,轻装上阵。”

“好比一张纸,空白的时候你想怎么画就怎么画,上面满是涂鸦的时候,想要作画就得细心思量了,这群世家就是纸上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