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玄乃当今天下最负盛名的大儒,他一开口,那些做贼心虚的官员纷纷低头闭嘴,眼珠乱转默默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曹操已经明确表示,娈童之事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态度如此坚决,这是要公然向世家宣战啊。

有需求才有买卖,那些被拐卖的幼童去了哪里,最后还不是流进了各大世家的府邸,供他们肆意玩乐?

曹昂昨天挥起屠刀杀了一千多人,听起来不少,对世家这个庞大的群体来说只不过九牛一毛。

出了许都,那么多郡县那么多世家,曹昂一区区许都令,手能伸多长?

曹操就不同了,他是大汉丞相,真想在这件事上做文章,世家的麻烦就大了。

该死的曹家父子,这是杀红眼了,准备不管不顾了是吗?

想到即将到来的劫难,众官员竟有些怀念起董卓来,那个死胖子虽然也不是什么好鸟,可也没像曹家父子这么疯狂不是。

参观完毕,各自散去。

曹操亲自将刘协送回宫,然后紧急召集曹洪和夏侯惇商议,这种时候什么都能乱,唯独军队不能乱,没有军队镇着,鬼知道那群狗急跳墙的世家会做出什么样的疯狂事来?

三人一直商量到深夜才各自散去。

第二天早晨,城门刚一打开几十匹快马便呼啸着冲出城门,分赴各地。

曹昂同样一夜没睡,写作,校对,刊登,各种琐事加起来能把人烦死。

除报纸传单外,他还特意从锦衣卫中抽调一批人,离开许都赶去四周乡镇,用在墙上写横幅或大喇叭喊话的方式,将那群狗官被斩的原因宣传出去,彻底激起民愤。

仇富,仇富,穷人和富人是天生的矛盾体,根本不可能存在和平共处一说,区别只在于双方之间的矛盾大小而已。

大汉立国四百年,阶级壁垒早已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