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延跑上城墙,用千里眼向下望去,只见数里外的平原上两支军队正在追逐,一方亡命的逃,一方拼命的追,正极速朝山海关方向而来。

逃的那方千人不到,领头的是一名二十出头的白袍少年,铠甲破烂,伤痕累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追的那方足有三五千人,铠甲鲜明军容整齐,一杆“文”字大旗迎风飘扬。

“文,莫非是文丑?”

魏延脸色微变,将千里眼递给魏章道:“你看看。”

魏章接过扫了一眼,说道:“我也不认识啊,若是文丑的话,那被追的应该是公孙瓒的残部,咱们要不要救?”

魏延笑道:“当然要救,这群人了解袁军底细,对我们有大用。”

魏章担心的说道:“万一是袁军的诈城之计呢?”

魏延拍了他一把,骂道:“咱们来到山海关屁股都没坐稳呢诈谁去,我就不信袁军能算的这么准?”

“所有人听令,刀出鞘箭上弦,袁军敢来,立刻给我射回去。”

赶了好几天路,已经疲惫的将士纷纷强撑精神,爬上墙跺,拉开弓弦,严阵以待。

关外追逐的双方都是骑兵,速度很快,没用多久便冲到城下。

见城门大开,白袍少年愣了一下,又向后看去,发现追兵距自己不足一里之遥,咬牙冲进了城门。

近千人全部进城后,守在旁边的黑袍军将士迅速关闭城门。

山海关城墙年久失修,城门也是一样,轻轻一碰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吓的关门士兵都不敢用力,生怕动静大点,将门给推坏了。

白袍少年带着部下冲进翁城,左右城墙台阶上同时冒出无数黑袍将士,将他们团团包围。

魏章身穿黑色明光铠,站在台阶上望着白袍少年笑道:“来将何人,是敌是友啊?”

白袍少年脸色一变,吩咐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