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桓三王去其二,苏仆延部和乌延部的士兵看着自家族长的尸体被高高挑起,士气瞬间降到了冰点。

士气这东西跟瘟疫一样,都是会传染的,其他部族士兵受他们影响,渐渐的也开始沮丧起来。

黑袍军却气势如虹,仗着双边马蹬和身上铁甲奋力的向前冲,一时之间,杀的乌桓鬼哭狼嚎。

年轻的单于何曾遇到过这种危局,顿时慌了手脚,不知所措的说道:“怎么办,要不投降?”

乌桓三王中,硕果仅存的勇健王难楼一把掌甩在他的脸上,大声呵斥道:“你猪脑子,曹昂是怎么对待我等异族的没看见吗,投降,亏你想的出来,为今之计,我们没有选择,只有死战,回到你该去的位置上去,亲自敲鼓,为我族儿郎呐喊助威。”

楼班被打醒了,重重的点了点头,转身走向后方战车,从士兵手中接过鼓槌用力敲了起来。

勇健王难楼欣慰的点了点头,同样走上摆放战鼓的战车,用力吼道:“乌桓的儿郎们,族群生死存亡的时候到了,单于有令,谁杀了曹昂,谁就是乌桓新的王,冲啊。”

赏金丰厚,单于亲自击鼓,终于激起了乌桓兵的士气,再次挥刀向黑袍军杀去。

难楼更是将脚下的战车前移半里,方便指挥的同时,让手下将士看到他们杀敌的决心。

对此,单于楼班虽然皱了皱眉却没有反对,依然卖力的敲击着鼓槌。

苏仆延死了,乌延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他和难楼了,不拼命怎么办,跟苏仆延部的那些俘虏一样,去给曹昂当奴隶吗?

若是那样,他宁愿战死。

在楼班的鼓舞与难楼的指挥下,乌桓兵渐渐稳住阵型,并伺机反击。

他们是草原上的狼,危机来临,自然被逼出了血性。

乌桓兵的变化引起了黑袍军的注意,最先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