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战场中,赵云骑在马上左手握弓右手拉弦,瞄准之后手指一松,箭矢脱手飞出,如流星一样顺着前方士兵之间的缝隙划过,射进难楼的耳中。

单于楼班的亲卫统领已走到高台边缘,刚要跳下便被一股劲风带的一个趔趄,艰难的扭头看去,只见难楼头上多了一根箭矢,箭尖射穿难楼头颅,差点射进他的鼻梁。

这伤势,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

亲卫统领顾不得多想,扔掉尸体跳下高台,跑过去一刀刺进楼班坐骑的臀部吼道:“单于快走,你活着乌桓还有希望。”

战马吃痛,前蹄扬起发出一声嘶鸣,直接冲了出去。

楼班猝不及防,差点被甩出马背,恢复之后迅速弯腰,抱住马脖任由战马驮着他离开战场。

赵云见他逃走心下大急,继续弯弓射箭,可惜这次运气不好,连射三箭全部落空,只好叹息一声收起长弓举枪杀敌。

“狗贼,哪里跑?”

楼班贴着马背逃出数里,惊魂稍定又听见一声巨喝,转眼一看,只见一支三四千人的大军朝自己杀来,领头的是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小将和一位长相怪异,拿的兵器更加怪异的和尚。

“我特么……”楼班暗呼一声命苦,调转马头向另一边跑。

年轻小将却像认准了他似的,快速朝这边冲来,边杀边吼道:“秃驴,你看那人穿着,不是单于也是首领,杀了他咱们的功劳可就大了,奶奶的,夏侯衡那小子误杀吕布跟老子得瑟了多少年,今天一定要将这个场子找回来,让他知道,我夏侯充才是夏侯家的嫡子长孙。”

“阿弥陀佛。”

跟在旁边的和尚说道:“长不长孙的贫僧不关心,我只想知道,这人很值钱吗?”

夏侯充无语说道:“当然,他的脑袋足以让你在明月楼逍遥一年。”

和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