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经考验的人都知道,喝白酒,尤其是五十度以上的高度白酒,得一杯杯慢慢的品,把白酒当啤酒喝,那是二傻子的行为。

曹昂手里的酒坛少说也有一斤半,不知道是赌气还是被逼急了,竟一口就给闷了。

喝完之后将酒坛倒立,示意自己没耍赖。

一群武夫见此立马鼓掌起哄,叫嚣着说现在的曹昂终于有了男人样。

许褚更是一拍曹昂肩膀道:“好酒量,俺老许这辈子没佩服过什么人,最佩服的除了主公就是你了。”

这话听着都假!烈酒下肚当场起了反应,曹昂只感觉头重脚轻,头晕眼花的,盯着许褚,突然发现他竟多了两个脑袋。

三颗脑袋一会重合一会分开,很有点玄幻的感觉。

他指着许褚说道:“我今天差点死在你手上,两次。”

“话说老许,我是不是哪得罪你了?”

“呃……”许褚一愣,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讪然。

医学院比武的事他听说了,据说当时,被黄忠拍飞的那根木板距离曹昂的眉心只有几公分,差点就给洞穿了。

典韦说起这事时,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至于楼道里那一拳,要不是关键时刻自己收了几分劲道,曹昂绝不是流两行鼻血那么简单。

许褚起身,跑回桌上取过一壶酒,又跑到曹昂身边说道:“子脩,啥也甭说了,以后谁欺负你告诉哥,哥替你打断他的腿。”

这才多久,许叔就变成许哥了。

曹昂抢过他的酒壶,猛灌一口后跳上茶几,手指向前指着,都快戳到许褚的鼻梁上了才说:“我就看不起你们这群武夫,一个个长的跟黑猩猩似的,张口打仗,闭口打架,欺负别人力气没你们大是怎么着?”

“你能打过一个,能打过一群吗,打仗不死人呐,医药费不是钱呐。”

“大家都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