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深并没让曹昂等太久,离开仅半个时辰便再次返回,行礼之后说道:“使君,草民与大家商议过了,辽东苦寒大伙都不太愿意去,我们想留在草原放牧,再者,这里毕竟离家乡近些,将来战争结束,我们还可以回去看看。”

“只是大家有些顾虑,不知使君能不能满足我们两个小请求。”

辽东苦寒,那是以前。

棒打孢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

其他人眼中的苦寒之地,在曹昂眼里却是物资丰饶的宝地。

他们之所以抵触辽东,不过是畏惧那里的寒冬罢了。

但现在,随着火炕火炉,棉花毛料的兴起,寒冬早已不足为惧,再加上工厂,公路,港口的建设和黑土地的大力开发,毫不夸张的说,辽东已经踏上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

最多十年,辽东绝对会变成人人羡慕的北大仓,不输中原任何一个地方,你们就等着后悔吧。

曹昂尊重他们的意见,笑问道:“什么请求,直接说吧。”

周深迟疑片刻才说道:“比起放牧,耕种才是咱们汉人的本,白狼山被大火烧了好几天,空出大片土地,我们想将这些土地开垦出来多少种上一些,心里踏实,可农具和良种……”“还有,在这里生活的话,我们需要锅碗瓢盆柴米油盐等日用品,天天吃烧烤大伙受不了啊。”

“我当什么呢。”

曹昂笑道:“此事好办,回头我就让人从辽东调一批,粮食布料等日用品保证一样都不少,另外,辽东钢铁厂出产的锨锹锄耙以及大小锯条都是天下一等一的良品,感受过你们就知道了。”

周深大喜,躬身拜道:“草民替大伙谢使君大恩。”

曹昂笑道:“以后别叫草民了,从今天开始,柳城改为柳县,你任县令,周围的草场土地按人头分发下去,颁发地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