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是视觉动物,蔡琰也一样,初次见面时对眼前这位比她小五六岁,且其貌不扬的少年没有丝毫感觉,完全是当路人甲看待。

几日接触下来,她惊讶的发现,此人虽然出身一般长的寒酸,却胸有沟壑,诗经典籍,兵法要义,奇门遁甲,无一不晓无一不通。

这样的人缺的只是一个机会,时机一到立马冲上云霄。

更重要的是他还深受曹昂信任,仅二十出头便做了黑袍军的军师,少年得志,古往今来又有几人?

有才学有后台,不出意外的话,他将来的成就绝对不可限量。

女人就是这样,刚认识的时候看颜值,时间长了审美疲劳了就开始看人品才学,庞统除了长的磕碜之外,其他方面没得说。

只是,自己逃离匈奴,为他的出使任务增添了太多不确定性,万一……蔡琰担心的说道:“妾身逃走,左贤王铁定不会干休,此去匈奴王庭一切小心。”

她在关心我?

庞统感觉一股暖流涌入心头,浑身上下充满力气,兴奋的说道:“姑娘放心,区区匈奴庞某自有办法应付,只是你也马上要启程回辽东,经此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我……”他一把扯下脖子上的弯月玉坠说道:“庞某家贫,母亲去世时只留下这块吊坠,今日赠予姑娘,我……我……我先走了。”

嘴唇蠕动了半天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庞统不得已再次转身,落荒而逃。

这次没忘脚下有个台阶,跑的很小心,没再出上次的洋相。

蔡琰看着手中的弯月吊坠眼神有些迷离,这就是一块普通的玉,不值几个钱,却被庞统保护的很好,干干净净不沾一丝污垢,与他不修边幅的邋遢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再看他落荒而逃的身影,蔡琰久违的感受到了一种被呵护之感,这种感觉让人安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