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章将甩出的士兵一把拽回,用力过猛,连带着自己也一屁股坐在地上。

坚硬的夯土地面震的他屁股生疼脑袋眩晕,半天才回过神来。

被他救下的士兵上前将他扶起,说道:“将军,这样不行,下次对方将投石机调低点,打击城墙中间的话,渔网够不着啊。”

魏章站起,摸着疼痛的屁股苦笑道:“你说的我又何尝不知,可有什么办法呢?”

巨型投石机距离太远无法毁掉,他只能挡一次是一次了,好歹能减少巨石攻击次数,延缓城墙倒塌的时间不是。

士兵说道:“禀将军,属下参军前家里是做木匠的,按照刚才的方法,咱们完全可以做一个挡车。”

魏章心头一喜,忙问道:“何为挡车?”

士兵蹲下,在地上简单画了个图案说道:“就是一个车,不做车厢只做车架,车架前面做一个上下活动的挡板,巨石从哪边飞来咱们就将挡板移到哪里,他们只有一台投石机,又要用愤温车往回运石头,速度根本快不起来,就算挡板打碎了,咱们也完全有时间换块新的。”

士兵解释一番,说完后期待的看着魏章,这是他根据刚才的渔网得出的灵感,不知道会不会被采用。

魏章盯着地上的图看了半天,又闭上眼睛幻想了一下挡车的形状和功能,突然伸手抓住士兵的肩膀笑道:“你小子真是个天才,叫什么名字?”

士兵被抓的肩膀生疼,却不敢埋怨,忍着疼痛说道:“李二愣子。”

“什么狗屁名字。”

魏章咧嘴骂了一句说道:“从今起就叫李愣,我现在升你为排长,再给你调批木匠,以最快的速度将你说的挡车给我做出来。”

李愣蹙眉道:“可是将军,我本来就是排长啊。”

魏章:“……”尴尬啦!他恼羞成怒的一脚踹了过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