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关俨然变成了一个大工地,数万大军日夜不停的清理着关前的残硕瓦石。

曹昂一向信奉的原则都是,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山海关尤其如此。

就目前而言,他对打败袁绍占领幽州一点信心都没有。

为了幽州,袁绍前前后后跟公孙瓒打了五六年,人家拼命得来的东西,你几个月就想拿走,搁谁不跟你玩命?

所以说往后几年山海关都可能是辽东与幽州的前沿,说白了就是他家的大门,不弄的坚固点,袁绍三天两头来串门咋整?

文丑败走,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带兵杀回,工期紧任务重,曹昂不敢有半点怠慢,城头附近的瓦硕刚清理出来就带人挖坑打地基。

生活需要仪式感,打仗也是,所以这第一锨土还是得他自己来。

曹昂带着黄忠,魏延等一众将领来到关前,拿着铁锨对着选好的地点一锨铲了下去,结果地没铲开锨刃卷了。

他盯着卷起的锨刃看了半天,又从胡三手中接过十字镐,抡起手臂一镐挖下,十字镐砰的一下反弹回来,差点掀了他天灵盖。

曹昂蹲下身子,看着被挖出的那个核桃大的小坑,震惊的说道:“怎么这么硬?”

这质量,比后世的打桩机都牛啊。

黄忠思忖道:“城墙可是秦始皇修的,始皇帝什么人,谁敢在这方面偷工减料,灭九族都是轻的,少主,地基如此坚硬,咱们就没必要再打了吧?”

这还打个屁啊。

曹昂无比蛋疼的说道:“秦朝没有生石灰,没有三七灰土,地基还能打这么硬,更关键的是竟然没被地下的野草根茎破坏,我政哥当年怎么做到的?”

我政哥?

众人一阵无语,没见过你这么攀亲戚的,真不怕始皇帝的棺材板摁不住,半夜上来找你算账?

曹昂扔掉十字镐说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