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辽和司马懿都不是那种愿意将命运交给别人掌控的人,商量许久一致决定,打败麴义的事还得自己来,不能寄希望于匈奴。

当夜寅时,张辽与许褚带着八百脱了重甲的铁浮屠向袁军大营赶去。

一路上人含草马衔环,生怕弄出一点声响。

白天众人商议后一致认为,袁军连战数日早已疲惫,又逢新败后撤三十里,士气必然会受影响,今夜偷袭一波说不定会有奇效。

所以张辽才会借着夜色赶来,为防止被袁军察觉,三十里路愣是赶了半个时辰,在袁营两里外停下望去,整个袁军大营漆黑一片,连只鬼影子都看不见。

不是不想点灯,而是不敢。

统军将领最怕的只有两件事,一是啸营二是哗变。

所谓啸营,谁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可能只是一个士兵做噩梦尖叫,其他人受此感染,歇斯底里发泄一通。

当兵的都提心吊胆过日子,经年累月精神上的压抑可想而知,再加上军队黑暗,军官肆意欺压士兵,老兵结伙欺压新兵,拉帮结派明争暗斗,矛盾不断积累却被军纪死死压着,一旦爆发后果可想而知。

为避免啸营事件发生,军营很少点灯,天黑之后士兵各归各营,无令禁止外出。

中原几千年战争史都是这么过来的,曹昂却反其道而行之,一到夜间营中灯火通明,同时他还给军中配了很多文书,什么事都不用管,只负责跟士兵聊天。

军纪严明,令行禁止,听着是好事,可人都有惰性,天天被军纪管束着,时间长了谁也受不了,平时没事,关键时刻给你来个哗变啸营之类的,白起韩信也受不了。

张辽原以为曹昂违背军中铁律的做法是胡整,时间长了才发现,效果真心不错,就是营中整夜点灯,有点费蜡烛跟火油。

今夜无月,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