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丰早就听说过庞统的大名,据说此人是曹昂最器重的谋士,征瀛州伐辽东,他都随军担任要职。

原以为庞统只是个没什么能耐的幸进之徒,跟曹昂臭味相投的,能是什么好鸟。

这次匈奴之行却彻底刷新了田丰的认知。

半个月前自己赶往匈奴与单于呼厨泉结盟,本来都谈的差不多了,谁料庞统突然杀出,舌灿莲花忽悠的呼厨泉动摇不说,还差点倒戈。

关键时刻,若非自己劝说老婆被抢的左贤王先下手为强,半夜偷袭了庞统驻地,说不定这会站在呼厨泉身边的就是他。

可惜赵云武功太高,愣是带着庞统杀出一条血路,逃过了左贤王的围攻。

出了这档子事呼厨泉再没得选,只能跟自己一条道走到黑。

原以为庞统会就此放弃,没想到自己再次小瞧了那个丑八怪,他逃出匈奴王庭后不但没有退回辽东,反而去了西边的右贤王部,鼓动右贤王造了反。

在这个关键时刻突然冲出数万敌军,要命啊。

该死的庞士元,怎么做到的?

面对即将从背后杀来的敌军,呼厨泉显的有些惊慌,手足无措的问道:“田別驾,现在怎么办?”

当今右贤王乃是呼厨泉的亲叔叔去卑,数年前匈奴上上任单于,也就是他父亲羌渠去世后将单于之位传给了他哥哥于夫罗,奈何于夫罗是个短命的,当单于没几年便两腿一蹬,归西了。

按理来说,于夫罗去世,单于应该由其子刘豹继承,可惜刘豹当时身在汉地没在匈奴,呼厨泉便想着替侄子代理几年。

此举让右贤王去卑很不满,哥哥死了弟弟继承的话,匈奴单于还轮得到你吗,你爹死的时候,我直接替你哥哥得了。

所以继位的这几年,他跟右贤王的关系一直很紧张,平时都在小心提防,没想到关键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