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提督中总得有一个人保持清醒,两个都疯的话仗可就没法打了。

马震提醒道:“咱们实力强,人家张允也不弱,单单那些大型投石机就够咱们喝一壶的。”

“放心。”

提起战事甘宁眼中放出精光,意气风发的说道:“据探子回报,昌阳港共有大型投石机十八台,千斤以上巨石八百多块,每台投石机每次射击的间隔是六百息,那种投石机看着犀利,其实是老牛拉磨,笨重的很。”

“至于小型投石机和床弩之类的,对大船造不成威胁。”

马震诧异的说道:“你竟然知道的这么详细?”

“废话。”

甘宁骂道:“身为三军主将,事先摸查乃是基本操作,一会上岸之后你别的不用管,带人直扑船厂,将那群造船的工匠全给我擒了,生擒不了就处理掉。”

“船厂最重要的不是物资不是兵员,而是那些造船的工匠,没了他们,张允的海军半年之内甭想有新船下水。”

“你这是釜底抽薪啊。”

马震笑道:“放心,昌阳港的地形图我已经记在脑子里了,一会我亲自带人冲锋,今日定将昌阳港夷为平地。”

船队继续出发,没多久便行到昌阳港五十里外,到了这里船队开始收帆降速。

没办法,无耻的张允在附近海域钉了许多暗桩,想要过去,必须将海里的钉子拔掉,否则万一战事不利,他们逃都逃不掉。

虽然甘宁对打败张允信心十足,可打仗这种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一根头发丝细的失误都可能导致全面崩盘。

甘宁入伍这么多年,怎么可能犯这种小错误?

再说了,昌阳港在那又跑不了,急个锤子。

船速降下,甘宁直接下令道:“放小舟。”

海军成立这么多年一直在近海航行,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