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一夜,第二天东方刚泛起鱼肚白曹军营寨便开始忙碌起来,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曹昂等人围在一起简单吃了点饭,放下碗筷后鲁肃第一个起身拜道:“少主,没什么事的话属下就先出发了。”

昨晚大伙商议一番,最后还是决定让鲁肃作为使者去拜访袁绍。

人家千里迢迢刚从徐州赶来,只休息一个晚上就要再次出发,曹昂也挺不好意思的。

后世乘飞机坐火车时间长了都得缓几天才能恢复,更别说现在了,骑在马上颠簸一路,下来的时候感觉屁股都不属于自己了。

鲁肃又是乘船又是骑马又是步行,走了这么久才赶到山海关,一个晚上根本缓不过来。

可没办法,谁让他手底下现在没人呢,只好辛苦他能者多劳了。

曹昂站起,拍着他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一路小心,事不可为立刻跑回,能不冒险就不要去,凭实力咱们也能打倒袁绍,用不着自己给自己找刺激。”

这话说的,鲁肃又是感动又是无语,苦笑道:“少主放心,两军交战不斩来使,袁绍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这是纵横家的免死金牌啊。

先秦时期,纵横家们仗着这道护身符满世界乱跑,在各国之间煽风点火,搅动风云,愣是用嘴皮子闯出了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息的美誉。

但免死金牌也有不灵的时候,万一遇上不讲道理的二杆子……“实在不行,到了之后你先去拜会一下我爹,看他有什么想法。”

鲁肃点头,再次拜别,带着百余精骑出了曹营直奔官渡。

他走后曹昂也开始收拾,率领两万五千黑袍军赶往广阳,至于鲁肃带来的八千徐州兵,留给田豫收复右北平去。

临走时曹昂回头望了一眼山海关,关城建好他还没住过呢就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