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袁绍甩袖离去,曹操的心情比三伏天喝了冰镇酸梅汤还舒坦。

回到军营走进帅帐,发现自己的专属座椅还在营外没搬回来,索性坐到旁边的茶几上向众文武炫耀道:“瞧瞧袁绍那张脸,老子今天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纵观前半生,袁绍就是他头上的大山,对于这座大山,他是搬不走,挪不开,还躲不掉,心中那个憋屈劲就甭提了。

但是今天,他指着袁绍的鼻子骂袁绍还拿他没办法,那种扬眉吐气的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

郭嘉却泼冷水道:“袁绍此人顺境时可能会犯浑,逆境时却能虚心纳谏,经此一事,他恐怕会向乌龟一样将脑袋缩进壳里,轻易不会再出战了。”

荀攸接茬道:“属下附议,现在看来此战还得落在少主那边,他若能打败麴义,整盘棋就活了。”

想起那个逆子曹操又是一阵叹息,说道:“子脩的性格还不如袁绍呢,也不知道他在幽州会整出什么幺蛾子。”

众将面面相觑,有些无语。

曹操骂逆子的时候眼中透出的那种得意和自豪他们又不瞎,岂会看不出来?

知道你儿子厉害,可你也用不着每天都拿出来炫耀吧?

这样搞的大家很没有面子知道不?

众将诽谤的同时,集体在心中发誓,回到许都后一定要好好督促家中那群不孝子,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

恰在此时,毛八年掀开帐帘走了进来,躬身拜道:“主公,刚接到消息,袁绍以五万匹战马为聘礼替幼子袁尚向刘备提亲,最先的一万万匹战马已经到了长安,由许攸亲自押送,即将进入南阳。”

曹昂惊的猛从茶几上站起,跑到地图上盯着南阳的位置看了半天才说道:“袁绍这是下血本了啊。”

江东之地河流密布多是水战,但不代表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