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统再次蹙眉陷入沉思。

曹昂说的都是生活中常见的问题,寻常的引不起任何人的关注。

忘记锁门的毛病他也有,却从未当过回事。

被曹昂一说他才发现,此事看似寻常实则一点也不简单,运用好的话绝对会成为一种无往而不利的手段。

这是一门学问呐。

庞统越想思路越清晰,下意识的说道:“属下明白了,咱们不需要去拉拢讨好世家,只需要将动静搞大,他们自然而然会主动过来联系我们。”

“属下建议将渔阳和右北平有名望的和尚道士全部请来,祭天祈神,办一场盛大的法事,对外就说要挑选动土的良辰吉日。”

“其次,大肆招工,将招工告示贴满县乡亭村,让幽州百姓全部知道,百姓见识浅薄又喜欢炫耀,不明所以的情况下,自然咱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谈论的一多,自然而然就会传进当地世家的耳中。”

“三人成虎,谎言说的多了就会变成真理,世家对我们警惕心再高,被人天天在耳边念叨着,时间长了也会……”曹昂笑道:“既然知道了就去办吧,时间紧任务重呐。”

庞统点头,起身一拜转身离开,没走几步就听曹昂问道:“张辽那边怎么样了,顶得住吗?”

他转过身来答道:“就那样,咱们攻不进去,麴义也不敢出来,耗着呗。”

曹昂点头道:“高顺打扶余应该回来了吧,让他把预备役和扶余高句丽的俘虏都带过来,如今大耳贼态度不明,随时都可能北上,兵力多点没坏处。”

“喏。”

庞统点头离去。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第二天中午曹昂懒觉睡的正爽,庞统冲进帐篷将他强行拉起说道:“少主,曹馥来了。”

这混账东西,你特么还知道来。

提起曹馥,曹昂无名火当场冲出胸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