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昂这次彻底下了狠心,不但将渔阳右北平的百姓尽数迁走,就连上谷和柳城都没放过。

总之一句话,能动的全部搬走,留个烂摊子让袁绍收拾去。

时间紧任务重,负责迁徙的魏延脾气又臭,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好态度。

强行迁徙,百姓怨声载道,但也没办法,乱世之中普通百姓的命向来不受重视,只能随波逐流。

一时之间,官道上全是拖家带口形成的长龙,景象堪称壮观。

迁徙的命令一出世家急了,各大家主纷纷以最快的速度赶去蓟城面见曹昂,拿着合同要求退还物资。

但是,可能吗?

合同这东西在强权面前就是废纸一张,曹昂连见都懒的见,直接将他们扣押在军营,准备撤走再放回。

至于将他们强行带回辽东,曹昂想了片刻直接放弃。

幽州连年征战,世家日子本就不好过,比起徐州同行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那么多物资又投进新城打了水漂,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对于曹昂这个始作俑者焉能放过,把他们带回辽东纯属给自己找不痛快。

时间一晃就是七天。

七日之后袁军主力赶到,众将来向曹昂询问计策,曹昂直接来了个甩手不管,让张辽和司马懿自己处理去。

你们是三军主将,打仗的专业人士,找我一个业余的问计策,这不扯吗?

袁绍大军压境,我没有先一步逃回辽东已经够给面子的了,还指望我出力?

摊上这样的主公,除了认命还能咋办?

张辽与司马懿一合计,直接后撤三十里,然后将大军分成数股骚扰打游击。

他们的目的是拖延时间,不是攻城掠地,拖一天是一天呗。

如此又坚持了八天,实在扛不住了,曹昂大手一挥,下令撤退。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