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可没有什么避孕措施,夫妻之间只要能生就会一直生,每对夫妻七八个孩子再正常不过。

辽东人口之所以上千年都没发展起来,除了缺乏粮食之外,最大的原因就是气候。

这里的冬天平均气温零下二十度,撒个尿都能给当场冻成冰柱,缺衣少食的情况下成年人都撑不住更何况孩子。

老头家有几个婴儿夭折再正常不过,但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事,提起来总是免不了伤感的。

曹昂拍着他的糙手安慰道:“都过去了,以后日子会越来越好的,这次我来也没什么拿的,随便带了些米面油盐犒劳大家,还请老人家能够笑纳,子龙高顺,去把东西搬进来。”

两人领命离去,老头这才后知后觉的看向扶他出门的那位少妇道:“瞧我这记性,刺史大人一路赶来舟车劳顿,快去给准备点吃的。”

曹昂:“……”您老怕不是记性不好,刚才我若不说礼物的事,你是不是压根就没打算给我们吃?

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了鹰难拿,这老头不地道啊。

没多久,赵云和高顺一人扛着一个麻袋抱着一个尺许高的酒坛进来,将东西放到角落。

老头目光犀利,当场断定麻袋中装的不是大米就是小麦,至于酒坛,肯定是县衙经常发的鱼肉罐头。

收这么大礼,老头高兴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笑着说道:“刺史大人客气了,老夫怎么好意思呢。”

“应该的,应该的。”

曹昂回应一句,不想在相互推辞中浪费时间,转移话题道:“老人家几个孩子啊,怎么家里只有你和……”提起此事,老头的笑脸当场僵住,愣了许久才叹息道:“我有五个儿子,老大十七岁时进山狩猎,死于熊瞎子之口,老二老三参军战死,老四夭折,老五倒是成年了,却不甘寂寞,背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