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完孩子几乎虚脱的土著女,眼神狠戾的老妪,刚出生尚未来得及睁眼就被掐死的孩子,组成一副极其残忍的画面。

几人愣了许久卢盛才心有余悸的说道:“我终于明白这个部落为什么没有男人了,可这也太残忍了吧?”

曹昂眉头早已挤成川字,  他想起了曾经浏览过的一个网页,说南美洲有个部落没有男人,部落里的女子到了一定年龄后就会去抢其他部落的男子,与其发生关系并怀孕后就将其放走。

她们生下的孩子若是女孩,就留在部落扶养,若是男孩就直接杀死或者抛弃。

在别人看来,这种做法不人道,可人家就这么做了,你能怎么着?

曹昂退出房间,带人在部落里寻找一圈,没发现土豆红薯等需要的东西,遗憾的离去。

没人愿意住在这个女流氓遍地的窝里,还是出去放心些。

沿着海岸线向南走了两天又遇见一个部落,这个部落倒是有男人,不过每个人的下巴上都楔着一根大拇指粗,巴掌长的木棍,看的曹昂心惊肉跳。

那么粗的棍子从下巴上穿过去,想想都疼。

这个部落的人对自己狠,对外人也不礼貌,刚一靠近就拿着简陋武器冲了过来。

在热带雨林穿梭这么多天,曹昂烦躁的跟什么似的,哪有心情跟他们墨迹,直接就是屠杀。

一场大战下来,部落一万多青壮死伤殆尽,只剩老弱妇孺,缩在一旁看着他们瑟瑟发抖。

打完之后打扫战场,曹昂带着胡三直接走向部落中最大的房间,进门之后心脏狠狠跳了一下。

房间的角落里竟然堆着一堆土豆,还有红薯。

地上的土豆比较小,大的与婴儿拳头差不多,小的比蚕豆大不了多少。

这品质,后世农村里都是用来喂猪的。

尽管如此,依然让曹昂欣喜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