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感性动物,很多时候都容易受情绪支配,本来好好商量就能解决的事,非要吵的脸红脖子粗。

结果越吵火气越大,越吵积累的仇恨越深。

曹昂本想好好解决,被老太太一激说话也不怎么中听了。

结果老太太气性比他还大,看着越聚越多的围观群众,拍着大腿哭天抢地的喊道:“大家快来看看呢,撞了我反说我散德行,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可怜我一老太婆,老伴去世儿子战死,无依无靠也就算了,还被人这么诬陷,老天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降道雷把我收走算了。”

老太太哭的伤心喊的凄凉,围观群众自然而然被带进了节奏,开始对曹昂指指点点,你一言我一语,什么难听说什么。

污言秽语传入耳中,听的曹昂脸色黑如锅底,眼神也渐渐带上了杀机。

碰瓷这种事有时候是真恶心,围观看热闹的更恶心,事情都没弄明白就在那瞎哔哔,搞的自己好像狄仁杰附体似的,其实就是一蠢猪。

今天这事得亏是他遇上,要是换个人还不得被讹死。

赔钱不说,还要蒙冤受屈,跳进黄河里都洗不清?

后世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弄的过路百姓遇上摔倒的老人,宁愿看着他死都不愿意施救。

这世上总有那么一小撮人喜欢用自己的恶挑战社会的道德底线,赢了沾沾自喜,输了无所畏惧。

可惜这老太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挑战曹昂。

汉高祖定下的铜质鸠首拐杖特权在曹昂面前可不好使。

曹昂冷笑一声正要出言结束这场闹剧,一个声音自人群传出,义正言辞的指责道:“圣人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连圣人都教导我们要尊敬长辈,你竟然当街欺凌诬陷一位手持鸠首铜杖的老者,你心里就不觉得羞愧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