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不疑的身份不低,恶作剧一下无伤大雅,真弄丢了的话多少有些麻烦。

毕竟那是荆州别驾的外甥,不是冀州别驾的。

胡三委屈的说:“我又不认识这行道的人,除了青楼还能卖给谁,北城有个怡红楼,以前属下经常光顾,所以跟老鸨关系不错,就直接给她了,并给了她一笔钱,明确告诉她此人来头较大,让尽快弄到并州黑煤窑去,免的夜长梦多。”

卖人还自掏腰包,你若改行做生意,三天就得赔死。

再说了,知道来头大你还卖,不能捱两天吗,咋就这么实在呢。

曹昂诧异道:“那还不简单,找到怡红楼老鸨顺藤摸瓜不就好了。”

“找过了。”

满宠无奈道:“老鸨说她卖给了一个跟她长期合作的客户,但那人比较谨慎从不露面,每次交易都是在城外的破庙进行,她把人带过去扔到破庙就走了,过了半个时辰再回去,人不见了,地上多了包钱。”

“没有姓名没有画像,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警署和锦衣卫也没招啊。”

“呃……”曹昂懵逼半天才说道:“贩个人口而已,怎么还演上无间道了,有必要弄的这么神秘吗?”

满宠苦笑道:“当年娈童案咱们杀的太狠,这些旁门左道之徒都怕了,虽然人口买卖依然存在,但十四岁以下的孩子至今没人敢贩卖。”

曹昂:“……”那周不疑被谁买走了?

自己一时兴起竟搞出个悬案,这特么叫什么事?

“那咋整,案子破不了胡三就一直得被关着?”

要关在许都狱曹昂都不来这趟,让毛八年直接玩个偷梁换柱,将人送到辽东去,就算东窗事发,曹操和刘先也没招。

可惜这里是廷尉大牢,满宠的原则性太强,给胡三配张床已经是破例了,放人想都别想。

满宠说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