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烤的少年盯着周不疑打量几眼,扭头问道:“他是谁?”

“不知道。”

骑士说道:“任老三送来的,说是许都那边的贵人特别交代,让送到煤矿体验生活。”

少年乐了,笑道:“许都的人往并州送,这小子得罪的人能量不小啊。”

说完之后才看向周不疑道:“我叫郭淮,我爹是雁门太守郭缊,阳曲县的煤矿七成都是我郭家的,小爷我平时最看不惯的就是仗势欺人的狗东西,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得罪了谁,又是因什么事情得罪的,哥给你出气。”

骑士听的一脸黑线。

我的少主,咱们阳曲县郭家没有到许都撒野的能力。

周不疑望着他手中的烧烤狠狠咽了口唾沫,别过头去冷哼道:“关你屁事。”

他没想到曹昂那王八蛋真敢将他卖到黑煤窑,现在已是冬天,从许都到太原,一路上受的那罪……唉,都是眼泪。

但他是荆州神童,向来眼高于顶岂能被眼前这个看着比他还小的少年给鄙视了?

况且要是被人知道了姓名,以后还怎么在大汉地界上混?

士可杀不可辱,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郭淮:“……”小子还挺狂。

他也是心高气傲的主,不可能再去询问第二次,直接挥手道:“既然不给面子,就别怪本公子不客气了,送到条件最差的煤窑去,现在是冬天,到处都要煤炭,人手严重不够,可别浪费了。”

骑士领命,抓住周不疑的肩膀就要离去,营寨外突然冲进一队骑兵,为首的竟是一名八九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穿着圆领毛衣配羽绒服,背上还披着一件纯白的,不知道什么兽皮做的披风,进入营寨跳下马,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郭淮面前,摘下手套抢过他手中的羊肉串一顿狼吞虎咽,吃完后又埋怨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