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百姓从来不怕艰辛,怕的是受到不公正待遇,怕的是付出得不到回报。

曹洲距大汉万里之遥,又一片蛮荒要什么没什么,加上汉人故土情深,除非活不下去,否则很少有人愿意离开家乡。

但凡事都有例外,给出的诱惑足够大时,家乡也是可以抛弃的嘛。

前往曹洲封侯建国,成为先秦时期那样集所有权力于一身的国君,这份诱惑大的足以让人放弃任何底线。

曹洲幅员辽阔,国土是大汉的好几倍,按照周朝那样天子之田方千里,公侯田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的封法,能封多少诸侯国。

当然,曹昂的话是要打折扣听的,就算曹洲与大汉领土一样大,那也不小啊。

要知道,大汉现在有整整十三个州,领土是周朝的好几倍,这还不算最近几年新增加的瀛夷蒙匈宋等州。

更重要的是,曹洲现在只有土著没有汉人,纯洁的如同一张白纸,他们可以随意涂抹。

没听曹丕说吗,过去了可以随意跑马圈地,只要看上的都是他的。

朝廷提供人口兵马钱粮,助其在曹洲立足,待其扎根后又会撤出,让他自生自灭。

大汉的有志青年谁不喜欢这种没人掣肘,可以让自己随意发挥的工作?

大丈夫志在四方,与前途相比,区区远离家乡又算得了什么?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几千年前,华夏先祖奉王命走四方,远离家乡前往毒虫猛兽遍地的蛮荒开垦荒地,与天斗与地斗,与恶劣气候斗,抛头颅洒热血无数代,才打下今日的疆土。

大汉四百年,前有张骞出使西域,一十三载才归,后有班超投笔从戎,远赴西域,就连曹昂那个人渣都能抛妻弃子,驾船远航万里,为大汉寻找新的土地与作物种子,他们作为名教弟子圣人后裔,有什么资格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