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查继续,后面再没出现过私藏夹带的考生,尽管如此还是让其他赶考士子惊出一身冷汗。

幸好幸好,幸好曹司空检查的仔细,否则……搜查完毕,考生全部进殿,曹昂关上殿门用铁链一锁,拿着钥匙抛着玩了几下,顺势躺到殿前的台阶上说道:“好了,熬到下午酉时就解放了。”

胡三在他身边坐下,好奇的问道:“少主,千余名考生集体考试,您就不好奇?”

曹昂两手一摊,苦笑道:”好奇啊,可有什么办法呢,人家又不让我进去。”

童试之后曹操直接取缔了他参与科举的资格,只让他负责安保,今天这个重要时刻,更不可能让他进殿捣乱了。

从辰时到酉时,整整六个时辰,日子可不好熬。

曹昂原本想将烧烤炉搬来打发时间的,想想放弃了。

科举是朝廷最重要的论才大典,自问世之日起便是寒门士子跃龙门的唯一机会,对万千寒门士子意味着最起码的公平,可能也是他们此生唯一的公平,如此神圣重要,还是别整幺蛾子了。

曹昂背着双手,带着胡三来回转悠,尽职尽责的巡视四周,方圆二里之内出现一只流浪狗都会被赶走,更别说人了。

不管是谁,敢踏入这个范围一律抓捕,调查清楚后再说。

对于这种事,曹昂从不含糊。

与此同时,大殿中的考试也正式开始,考生坐在属于自己的格子间里,盯着早已印好的试卷审题半天,一些自信的直接提笔答卷,一些对自己不那么自信的则在草稿纸上先写,写完检查再誊抄。

会试要考六个时辰,时间充足的很。

大汉的士大夫都是很务实的,考试题目出的也很接地气,一篇治国策略,一篇兵法策论。

士子们凝眉苦思,监考官来回走动。

曹昂负责的是科举安保,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