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这才松手坐起,定睛一看,我去……庞统两只眼睛肿成了核桃,眼皮眯成一条线都快看不见眼珠了,嘴角同样肿起,还挂着一丝血迹,两边严重不对称。

身上衣服更别说了,质地良好的丝绸被扯成了抹布,不知道的还以为被一群壮汉轮了一遍呢。

法正更惨,眼眶又肿又青,鼻梁歪到一边,衣服又破又脏,哪还像状元郎,分明是被人围殴了一遍的乞丐嘛。

庞统迅速爬起,向曹昂和满宠行礼之后不等回礼便迫不及待的看向蔡琰道:“亲爱的,你来了。”

亲……亲爱的……法正原本想过来行礼,听见这个称呼眼前一黑,索性又躺了回去。

蔡琰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取出手帕帮他擦拭嘴角血迹的同时,埋怨道:“你说你,多大人了还打架。”

庞统原想拍着胸膛来几句豪言壮语,动作太大牵动伤口,疼的他倒吸一口凉气。

蔡琰嗔怪的锤了他一拳,骂道:“又逞能,就不知道消停点。”

看着他俩在那打情骂俏,法正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小说里的诗太特么应景了。

曹昂同样看不下去,笑骂道:“穿上衣服打叫家暴,脱了衣服打叫情调,你俩回家自己玩去。”

你个流氓。

蔡琰白了他一眼,看向满宠道:“满右监,你看……”满宠点了点头,命人打开铁锁,庞统亲自撤走铁链,走出门看向法正道:“以后别让我在许都城看见你,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法正哪受得了这委屈,当场爬起就要继续,蔡琰将庞统扯到一边,躬身拜道:“大鸿胪,拙夫年少无知,唐突之处还请见谅。”

“大鸿胪青睐妾身,妾身感激不尽,但妾已嫁为人妇,男女授受不亲,以后还请大鸿胪别在往庞府跑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