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来的锦衣卫没功夫跟他们墨迹,直接动了大刑,一通皮鞭打过去,客商承受不住,带着哭腔招了,指着法正离去的方向说道:“向东去了。”

锦衣卫首领蹙眉道:“你应该知道说谎的下场。”

“不敢。”

客商老实答道:“大鸿胪说西南是益州方向,你们必然堵截,西北关中是他的家乡,你们肯定会留意,北边是袁绍地盘,你们更不会让他过去,只有往东进入徐州,再乘船入江东最保险。”

“而且扬州刘司徒礼贤下士,是难得一见的明主,他又是新科状元大鸿胪,去了寿春必然会受到礼遇,小人再骗谁也不敢骗你们锦衣卫啊。”

“将他们押回许都,其他人跟我追。”

锦衣首领一想也是,掉头向徐州方向赶了过去。

至于客商,连同车队一起被两名锦衣卫押着赶往许都。

两人押着上百人,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可锦衣卫就这么豪橫。

锦衣卫首领带属下向东追了一百多里屁都没见着,只能无奈返回,在路上遇见了从许都赶来的指挥使毛八年。

交代完情况后毛八年一脚踹到了这个总旗官身上,破口骂道:“你猪脑子吗,法正去往何处会跟一个小小的客商说?”

总旗官不敢反驳,唯唯诺诺的说道:“敢问大人,现在怎么办?”

毛八年思忖片刻,说道:“除了徐州,其他三面都有可能,将所有兄弟全撒出去,挖地三尺也得把人找到,另外,可能知道他踪迹的还有一人,吴懿在哪?”

总旗官答道:“吴懿一口咬定什么也不知道,他毕竟是刘璋的人,属下既不敢动刑也不敢阻拦,已经放了。”

“这也不敢那也不敢,你干什么锦衣卫,回家抱孩子得了。”

毛八年又踹了他一脚,呵斥道:“追,他带着那么大一支车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