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白袍小将不是别人,正是西凉军中有名的骁将,马腾的侄子马岱。

面对马云禄的询问,马岱苦笑道:“昨天出征中了韩遂的奸计,刚才逃回来,损失不小叔父正生闷气呢,你说话小心点。”

“败了?”

马云禄诧异的说道:“怎么会这样,你受伤没,赶快去找医务兵治伤啊。”

去年曹昂承诺的医疗队已经到来,原本想在凉州建医院的,人来了马腾却没想好医院建呢,又摊上战事,便将医疗队编入军营了。

提起他们马岱一肚子气,埋怨道:“屁的医务兵,就是一群刚出校园的瓜娃子,拿着咱们受伤的兄弟练手呢,带队老师现场教导,听的人来气。”

“那也比没有强啊。”

马云禄苦笑一声,指着法正道:“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新科状元大鸿胪。”

马岱早已注意到了法正,闻言躬身拜道:“见过大鸿胪,家叔早已等候多时,里边请。”

法正掉头,跟着向军营走去。

进了营门抬眼看去,视线之中到处都是伤病,穿着白大褂的稚嫩少年穿梭在伤兵之中,帮他们包扎伤口的同时,还不断发出求救之声。

“老师,这个伤口怎么处理,以前没见过啊。”

“老师,这个伤口感染了,用什么药来着。”

“老师,这个伤口化脓严重,需要截肢才行,我能主刀吗?”

一声声,一句句,不止马岱,连马云禄的脸也黑了下来。

你们这群瘪犊子玩意,还真跑凉州练手来了。

兄妹俩全程黑着脸,带着法正穿过人群直奔帅帐,刚到门口就听见一个声音咆哮道:“爹,这个亏吃的太憋屈了,给我三千兵马,我把场子找回来。”

“大哥,稍安勿躁。”

马云禄掀开帐帘大踏步走了进去,拜道:“爹,孩儿将大鸿胪接过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