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狐狸小说网 > 在座的各位都要喊我祖宗

第221章:谁敢与她一战

在座的各位都要喊我祖宗 | 作者:拾筝 | 更新时间:2021-10-15 00:20:3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执剑噬天方辰星月我的七个姐姐国色天姿我的极品女友(未知)绝品神医陆逸逆少重归珍爱一生陈鹰权路通途天才萌宝亿万妻顾蔓蔓黎瑾泽燕清羽相爱就不要离开三三三爷
  “奶奶的,说人话。”有人怒骂。

  他们都没怎么读过书,饿殍是啥?

  嬴黎瞥了一眼自己手底下这群将军,说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可我也吃树皮草根,对比起燕王每日吃大米喝肉汤,我可算不得朱门,你这句话去燕王跟前说更合适,况且善后抚民的人一直是你和其他人,怎么,你们办事不利,还想让我负责不成?”

  夏隶的神情微微严肃,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嬴黎:“自然不是这个意思,不过,走了一趟南越国,军侯学问见长。”

  “嬴氏大族,我就算不怎么识字,听也听多了这些话。”嬴黎知道他质疑什么,回答的坦坦荡荡:“废话少说,燕王要真有为天下百姓着想的心思,完全可以臣服于我,凭什么硬要让我臣服于他?”

  夏隶轻叹:“诸侯顺从,看重的便是大王仁义。”

  “啧啧啧,不要脸。”嬴黎翻了个白眼:“人家归顺是害怕被我杀,有他鸡毛事,拍个马屁的假话还给他骄傲上了,他要真的仁义,让人埋伏我做什么?我可是刚刚稳定南疆的大功臣,他就是这么对待大功臣的?”

  夏隶语塞,嬴黎的反应完全不在他的预料之内,这不是他熟悉的嬴黎。

  “你若坚持相争,死的人更多?”夏隶垂眼,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你与大王,总要退一个。”

  嬴黎托起下巴:“那你凭什么让我退步?”

  夏隶一噎:“军侯信我,皇位并没有那么好坐。”

  “好不好坐不需要你来提醒我,而且,皇位这么不好坐,你就该去劝劝你的主子,我愿意替他分忧,让他退位让贤好好管管自己那一身肉,别回头把自己胖死。”嬴黎唇角勾起:“来人,扣下夏隶。”

  她一声令下,夏隶立刻被人摁住,虎背熊腰的将军动手毫无分寸,险些将他的两只胳膊扭断,夏隶疼的一声闷哼,不忘喊道:“军侯,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你算来使?一个传话的狗腿子罢了。”

  夏隶面色青白暗暗咬牙,嬴黎还是看不起他,他被人拖了下去。

  “狗腿子。”嬴黎骂了一句:“真当我好忽悠了?”

  大帐里还没走的几位将军面面相觑,立马就有直肠子回应:“军侯,夏隶骗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不是回回都上当吗?”

  嬴黎:“......”

  “不过没事,军侯这次没上当,聪明了。”

  “对对对,军侯聪明了。”

  他们一个个附和着,想要给嬴黎化解尴尬。

  但嬴黎继续:“......”

  她把夏隶扣下了,邺城里的燕王更加慌张。

  “夏隶都劝不了她,看来,她是决心要与本王一争高低了。”

  “大王。”白发苍苍的姜鹤进言:“对付嬴黎,劝降是最好的办法,打,是打不过的。”

  姜鹤,是燕王身边的第二大幕僚。

  燕王肥胖的身躯勉强卡在了前朝留下的龙椅上,他仰头看着屋顶戏珠的金龙,狭小犀利的双眼布满杀意:“夏隶劝降,不也被她扣下了吗?”

  “其实,嬴黎不过小孩子脾性,一个没有爹娘教养的孤儿,仗着自己的本事嚣张罢了,自她跟随大王,大祸小祸闯过多少,回回都是大王与军师替她料理善后,她身边的战将虽多,但都是与她一样性子的人,如今正在气头上罢了。”

  燕王看向他:“怎么说?”

  “嬴黎恼怒的,无非就是她在回来的路上被伏击了,这就如同一个立了功的孩子,不但没有奖励,还被收拾了一顿,她自然要闹一场,狗咬人了还找主人讨块肉呢,何况是个人,大王不如赔礼道歉。

  一来,众人皆知大王仁义,如今大王为了化解两方动武祸害黎民百姓,情愿自己低头,礼遇臣下,必定人心所向,二来,眼下登基称帝才是最重要的,嬴黎若是真的围了邺城,有损大王威严,不利于称帝。”

  燕王一阵思索:“你说的有理。”

  姜鹤唇角勾起,眉梢眼角都是算计。

  “拿笔来。”

  燕王很快就写好了书信,姜鹤接过来看了看说道:“嬴黎大字不识几个,大王这样写最好不过,也好提醒她,一个读书不多的莽夫是坐不了皇位的。”

  他将书信交给士兵:“速速送去。”

  士兵接了信,立刻出城,书信送到嬴黎手上的时候,嬴黎正在吃晚饭。

  一碗玉米糊糊,一碗烫野菜,两个窝头,她嫌没味,让人在伙夫营拿了两块白萝卜干。

  萝卜味甘微呛,勉强算是有些味道。

  吃口窝头咬嘴萝卜,嬴黎半趴在桌上看着面前的信,腮帮子鼓着,一脸嫌弃:“野猪精是不是有病,老子躺了三个月到现在还没好呢,他说声抱歉就算完了?还说给我设伏的事他不知道,我出事了他才听说,若我愿意,会将人交给我处置。”

  “军侯可别上当啊。”军医老白在一旁熬着药。

  嬴黎喝了口玉米糊糊:“我知道,他道歉我不接受就是我不识抬举了,他害怕我真把邺城围了影响他的威严,所以来软的,可惜了,这一套我不吃。”

  她迅速把东西吃干净,在椅子上靠了一会儿,老白把药倒出来放在桌上晾着。

  嬴黎没给燕王回信,而是耐心等待。

  过了四五天,平城陷落,杨破虏被活捉了。

  知道杨破虏被抓回来了,嬴黎也不管伤口还在疼,麻溜的就背着手出去了,她站在帐外等了一会儿,杨破虏就被一群人提溜了过来。

  年过四十的老男人,此刻狼狈的连反抗的勇气都不敢,摔在地上裹得一身泥巴,看见嬴黎,里么手脚并用的爬起来。

  “军侯,军侯饶命啊,我什么都没干,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我计较,我赔罪,我赔罪。”

  嬴黎挑眉,看着他笑而不语。

  这张脸,真是看见一次想打一次。

  “奶奶。”杨破虏慌得立马跪了下来,哪管什么体面尊严,那些围过来的将士将他的胆子都要吓破了:“奶奶饶命啊。”

  围观的将士哄堂大笑,嬴黎则是一脸嫌弃,她蹲下来,看着惊慌失措的杨破虏:“你我同僚,我本不该这么对你的,可是,谁让你的后人恶心我呢?”

  “他们得罪军侯了?”杨破虏脑子里立马浮现出自己最闹腾的几个儿子的名字。

  虽然想不明白他们哪来的胆子招惹嬴黎,但杨破虏还是下意识的求饶:“奶奶饶命啊,饶命啊,我回去一定好好收拾他们,奶奶饶命啊。”

  “你怕是收拾不了。”嬴黎慢悠悠的站起来:“给我揍他,别打死就成。”

  周围摩拳擦掌的人等的就是这句话,嬴黎还没进去,杨破虏就被拎起领子挨了一拳头,几个士兵围着他打,将军们站在旁边看笑话。

  大家都被杨破虏恶心过,所以很乐意看他被打。

  嬴黎回头瞧了一眼就进帐了,杨破虏恶心她就算了,杨家那群人还恶心她,想想杨家做的那些事,她都想直接宰了杨破虏。

  坐在椅子上,听着杨破虏的惨叫渐渐低下去,嬴黎心里勉强舒服了些。

  “军侯。”

  几位将军进来。

  “传令,明日一早大军开拔,兵围邺城。”

  “遵令!”

  他们立刻去做安排。

  次日一早,乌泱泱的大军出现在邺城四周,邺城城外的守军见状,立刻撤往城内,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姜鹤陪同燕王站在城楼上,脸色已然剧变,燕王身边的十几位将军,同样如临大敌。

  他们可都是嬴黎的手下败将,她只有几万人的时候就能碾压他们,如今她六十万大军在手,谁敢与她一战?

  燕王绷着脸,浓密的脸毛也藏不住他此刻的愤怒与恐惧。

  围过来的大军阵型整齐,在邺城守军射程之外停住,六十万支红缨枪齐齐捶地,烟尘四起,即便在城楼上,似乎都能感受到大地的震动。

  燕王心里一咯噔,看见远处冒出一个红点,聚精会神去看。

  是嬴黎,她穿着一身红衣,坐在马上,还笑盈盈的冲他们招招手。

  “可恶!”小野猪精觉得被挑衅到了,狠狠的捶着城墙。

  燕王甩袖离开,幕僚们都赶紧跟着,下了城楼,街上已经人心惶惶,百姓关门闭户,撤进城内的士兵也紧张不已。

  大家都知道对手是谁,都害怕。

  “你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燕王怒问。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就连姜鹤也心虚的低头。

  讲道理讲不通,打又打不过,还能有什么办法?

  “哼!”燕王愤愤,被人搀扶着,艰难的爬上牛背离开。

  去吓了燕王一场,留下袭扰的人外,其余大军归营。

  嬴黎照旧歪在椅子上,两腿搭着扶手,手里拿着本书,正认真的写写画画。

  “军侯。”管粮的司农官走了进来,神色略显焦急:“刚刚得到消息,运送至我军的二十万石粮草被灾民抢了。”

  嬴黎坐起来:“确定是灾民?”

  “是。”司农官说的很肯定:“属下确认过,济源今年旱涝不断,颗粒无收,百姓就对军粮动手了。”

  嬴黎摇头:“无人包庇,何人敢动军粮?而且还那么多军粮,百姓怎么拿得走?是谁押粮?”

  “嬴穹,他被人打伤了。”司农官很着急:“我军存粮不多,不管是追回被抢的军粮还是重新筹措军粮都来不及的。”

  嬴黎示意他别着急:“你只要保证粮食能吃半个月就行了,去拿五百张兽皮,带着人去找百姓换,别硬抢。”

  “是,属下这就去。”

  司农官走了,老白溜达进来,把手里捧着的一把野果放在桌上:“军侯的伤势难愈,还是要多多卧床休息才是。”

  “知道了。”嬴黎拿了颗野果尝了尝,吃了一会儿就让老白出去,她要睡一会儿。

  夜里,司农官回来了,脸色不大好:“前几日,姜鹤派人把百姓手里的余粮全抢走了,就剩一些旧年的米糠,有些人家连米糠都没有了。”

  “姜鹤心思歹毒,是个十足的小人,他不像夏隶,会在乎百姓死活。”嬴黎想着主意:“现在的粮草还能吃多久?”

  司农官仔细想了想:“六天。”

  “也可以了。”嬴黎稍稍放心:“你多带些兽皮,带人去远一些的地方换粮,只要是能吃的都带回来。”

  司农官应声,立马就走了。

  嬴黎安静了两天,什么都没做,她就围着邺城,注意着其他人的动向。

  从她出事到现在,三个多月了,没有一个人调动兵马来邺城,所有人都在观望。

  邺城宫内,燕王一直坐在大殿的龙椅上,即便这把椅子对他来说太窄了十分不舒服,他也一定要坐在这里,贪婪的享受着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大王。”姜鹤走进来。

  燕王摸着龙椅上的扶手:“还是一个人都没来?”

  “嬴黎允许我们派兵求援。”说这话时,姜鹤战战兢兢。

  燕王明白了,嬴黎允许他们求援,却没有一个人赶来。

  所有人都怕她,包括自己也怕她。

  “老天啊。”燕王无力长叹:“我大业已成,这样的天纵奇才,你大可收回去了。”

  他的幽幽叹息在大殿里回声,他想抱头忧愁,奈何肚子上的肉太厚,弯不下来,他只能仰躺在龙椅狭窄的空间里。

  姜鹤忙道:“大王放心,属下得到消息,嬴氏为她筹措的军粮出了事,送不到了,邺城周边所有能吃的东西,属下也早早的派人收走,他们坚持不了多久的。”

  “军粮?”燕王笑了:“她树皮草根都吃过,你觉得她会担心没有军粮吗?”

  燕王如此气馁,姜鹤突然就没有底气了。

  日子又过去了好几天,城内人心惶惶,已经有人商议着打开城门向嬴黎投诚了,谁都知道燕王惹不起嬴黎,也都知道嬴黎这次真的生气了。

  夜里又抓住了几个试图出城的人,里面还有一个小将军,燕王听说后,愤怒的从床上爬起来,鞋子也不穿,拖着肥胖的身体出来,亲自给了小将军一脚。

  “废物!”他怒喊:“嬴黎不过一个姑娘,你们就这么怕她,怕她作甚?”

  小将军跪在地上哆嗦着哭,不住的求饶,燕王看着周围随从的模样,越发火大,抢过随从手里的刀,直接劈下小将军的脑袋。

  “再有人敢出城,就是这样的下场!”

  他怒喊一声,丢下大刀回去,进了屋,无人时却忍不住心虚恐慌,坐在床边,再无睡意。

  燕王杀人的效果并不明显,私逃的人越来越多,邺城经历数次大战,城墙破败不堪,护城河的水早就干了,完全成了一个烂泥潭,从城楼上跳下去也不会摔死,城墙脚下被挖出来的狗洞更多,堵都堵不过来,城楼上的守军管不过来,干脆也不管了。

  熬到第十天,燕王精神濒临崩溃,城外有六十万大军威慑,城内的人除了几个心腹誓死跟随,其余那些曾经发誓会誓死效忠他的人,一个个都在准备后路。

  这一日,姜鹤来了,带着拦截下来的十几分书信,交给燕王。

  燕王脸色阴沉,一封一封看过去,全是恭维嬴黎的好话,有些甚至说出她才是最该登基称帝的人。

  “杀!”燕王将书信扫落在地,目露凶光:“统统杀掉。”

  姜鹤不敢说话。

  邺城内血流成河的时候,嬴黎把夏隶叫了过来。

  不跟着燕王,他吃不上大米喝不上肉汤,整个人越发清瘦,两腮都凹陷了下去,衣裳脏兮兮的散发着臭味,与他往日的形象由着云泥之别。

  “告诉你一个消息,我让人伪造了几封燕王心腹写给我的信,还让姜鹤拦截到了那些书信。”

  夏隶目光一震,看着她:“谁给你出的主意?”

  他并不认为,嬴黎会这些手段。

  “姜鹤把书信给了燕王,燕王把人都杀了。”嬴黎靠在椅子上,不理会他:“哎呀呀...原来一向气定神闲的燕王,也不是内心坚韧的人,我才围了几日,他就惊慌糊涂了,都不仔细查查。”

  夏隶加大声音:“谁给你出的主意?”

  “就一定要有人给我出主意吗?”嬴黎看着他。

  “你不会这些手段的,我了解你,你不会...”他突然停住:“你想让大王看清局势,让大王忌惮你,你不会造反。”

  他想明白了。

  嬴黎并没有正面回应,她把脚搭在桌子上,很是困惑:“我这么厉害,竟然会那么窝囊,伤脑筋,想不通。”

  “嬴黎。”夏隶往前跑了两步:“即便你不做这些,燕王也会善待你的,你有赫赫战功作保,燕王若是不善待你,岂不是让人骂他过河拆桥,谁还会替他卖命?”

  “嗯?”嬴黎看着他:“你继续说。”

  夏隶撑住桌子:“我能帮你拿到丹书铁券免死金牌,能让你一生富贵,代代袭爵,不光是你,你麾下的所有人,我都可以让他们过富贵日子,你征战天下,青史留名,何必把自己弄得声名狼藉?燕王已经很忌惮你了,其他人也都很忌惮你,他们不敢动你的。”

  “你这话说的真是让我心动。”嬴黎微微探身,目光冷然:“夏隶,你当真以为我是个傻子吗?还是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在座的各位都要喊我祖宗最新章节http://www.huliw.com/book/19081/,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除邪老祖燃翻天前妻难追:墨少偏偏要宠我慕云念墨谨修史上最狂至尊陆尘天心梦韩爷的团宠小撩精野翻了李卫亮剑:代管独立团,全成特种兵了战神萌妻燃翻天青龙战神混都市精灵:开局满级精灵语病危后被迫跟顶流炒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