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狐狸小说网 > 大内胭脂铺

第580章 逼太监上架(三更)

大内胭脂铺 | 作者:七月初九 | 更新时间:2021-01-14 06:27:4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极品全能高手逆剑狂神跟乔爷撒个娇带着农场混异界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最强神医混都市武炼巅峰异能小神农万道剑尊
  榻上的妇人,被坐在她身畔的坎坦汉子的影子遮挡了半个身子,萧定晔只看得到她的半边轮廓。

  鼻梁挺拔,下颌收的极紧。侧面望去看不出眼眸和嘴唇的样子,可只看那鼻梁和下颌,也能推测出女子容貌不凡。

  他已经二十八,不是雏儿,对女子也有些经验。

  在军营里,他的部下们带到他面前的女子就有上千,能在他的营帐里站几息的有上百,敢壮着胆子在他面前说话的也有几十。

  若只说远观,他也算阅人无数。

  那上千的女子里,有丑的,有更丑的。

  美的不多,美出水平的更不多。

  譬如有些女子皮相还过的去,可一张口说话,要么是一副轻佻的姐儿相,要么抖的像是老鼠见了猫,立刻倒了他的胃口。

  后来他便对当年的几桩错过的亲事有些后悔。

  他记得有位乔家的姑娘……叫什么来着?记不得了。长什么模样来着?记不得了。什么脾性来着?记不得了。总之虽然他记不得那些细节,可隐约、貌似是个良配。

  后来那位乔姑娘成了第一位公主,又被赐婚嫁人后,有一回中秋,他在外征战,营帐搭在戈壁上。他饮了几杯酒,曾趁着内心的一股热情,向乔大郎询问过乔姑娘可有同夫家和离的可能。

  他还曾同乔大郎保证,只要乔姑娘一和离,他立刻娶人过门。

  那时乔大郎也多饮了两杯,仗着狗胆大,竟然说她妹子要脸,这世上没有公主嫁给本国太子的勾当,让他早早放弃这念头。

  他从善如流,在放下酒杯的同时,就放下了对乔姑娘的想法。

  此时比照着几丈远床榻上那位妇人的侧影,他再想一想当年乔姑娘的长相……确实记不得了。

  可他记得还有位司徒家的姑娘,貌似长的还成?

  当年那位司徒姑娘定给他当侧妃的时候,好像才刚刚及笄,还极葱嫩。

  一晃过了三年,又过了四年,不知那位司徒姑娘可已嫁了人?祖母是否将这位姑娘册封成了公主并且指了婚?他此前倒是未留意。如若没有,让那位姑娘等成个老姑娘,正好能让他捡个漏。

  他站在山洞深处胡思乱想,那床榻四周的坎坦青年见他流连不走,便有人上前,向他拱手,不卑不亢道:“公子可有何差遣?”

  萧定晔始觉自己这般盯着人看终究不妥,更何况还未看清。

  他摇了摇头,背着手重新回到火堆边上。

  此时随喜已持刀劈了些冻土过来撒在洞口,减小了雪水的滴答声,见萧定晔果然还未歇息,便上前劝道:“主子多少睡一睡,雪停后才有力气启程。”昨夜新来的二十几人就闹腾了半夜,搅的萧定晔未睡好,今夜到处都是响动,只怕他又要失觉。

  萧定晔摇摇头,站去山洞前,借着外间的火光,瞧见大雪已有些转小。

  照这种情形,只怕明日雪就能停。

  他道:“一旦雪停,立刻启程。”

  随喜忙忙应下,前去寻了哈维,商量马队先行之事。

  当今太子的人马,同他家主子一般,都有些不要脸的特质。

  譬如今早,哈维去寻萧定晔,想商议共同烤肉的大事时,萧定晔拒绝的干脆。

  等夜里随喜去寻哈维讨要肉干时,却张口张的坦荡荡。

  他道:“我等急着去坎坦,到明早,你这边肉干可能全给我们?”

  哈维对随喜的坦荡叹为观止。

  随喜看出了哈维面上的戏谑神情,忽然想到下山的路还要靠这位指点一二,便不情不愿加上了一句:“我这边多出了两匹马,可留给你等。”

  哈维终于有些心动。自己损失了十匹骡子,虽然说多出来两匹马并不解决全部困楚,可总比没有的强。

  他心中衡量了一阵,终于应下,招呼兄弟们连夜加紧烤肉。

  他自己则割下一块骡子皮,在火焰上烤去血水,用烧黑的柴草在其上画出下山的地图,交给随喜:“这图虽是十几年的印象,可山中变化少,错处不会有多少。你等再配合着日头的方向,便能少走岔路,尽快到坎坦。”

  大雪在第二日五更停下,等吴妙妙一早醒来时,山洞空旷,萧定晔的马队早已先一步而去。

  妙妙大病初愈,身体还十分虚弱。且众人少了十匹骡子,意味着有十匹骡子要驮着两个人下山,山路滑溜,不可冒险,众人只得再等上一等。

  又过了两日,浮雪消融,山道上露出来窄窄的一线石路,吴家众人方将肉干包好,重新启程。

  下山比上山容易,越往山下行,气候越暖,行程越快,待再走了七八日,当天已极炎热时,众人行在半山腰上,遥望前方人烟袅袅,展现出一个新的人间,众人纷纷提起了一口气。

  坎坦到了,与人牙子周旋的一场硬战要开启了。

  **

  吴妙妙不是个简单的女子。

  她在去往喀什图落脚之前,也曾经历过很多的生死。

  她虽然已将那些过往忘得差不多,可有些人生经验却积累在她的生活智慧里。

  譬如,要探听市井消息,便要往市井里去。

  妓院、茶楼、酒楼,这些地方是最能获悉消息之处。

  坎坦乡村广大,整个坎坦,便只有皇宫所在的城郭算城里。然毕竟属于京城的地位,妓院、茶楼和酒楼却并不算少。

  二十四个坎坦兄弟,在到达坎坦、住进了客栈的当夜,便四散进入了坎坦的妓院和茶楼。

  妙妙与翠玉装扮成坎坦妇人,坐进了酒楼。

  大晏喀什图的风俗与坎坦有八成相似,其中不同的两成里,有一点便是,喀什图的妇人不遮脸就嫩上街,算是民风开放。可坎坦的妇人却要在面上包覆上面巾。

  这于妙妙来说却是好事,节省了她要上妆的时间,将所有精力全都放在寻娃儿上。

  时已到了掌灯时分,酒楼的买卖开始红火。

  大堂上,萧定晔没有按照他的习惯靠窗而坐,他同随喜坐在里间靠墙的最角落一桌,行止相当低调。

  坎坦国皆是坎坦人,大晏人若在坎坦亮了相,便极为显眼。

  为了便于隐匿,随喜已在萧定晔面上上了妆,将主子画成个坎坦的……不怎么娘也不怎么汉子的娘汉子。

  随喜是个太监的身子汉子的心,对于学上妆这件事,实在是要了他的老命。

  两个月前,当坎坦的探子发来密信,说泰王曾在坎坦露面时,他便被萧定晔派着前往了一回衢州。

  萧定晔没有细说去衢州做什么,然而随喜作为主子肚子里的一根蛔虫,却明白的很。

  衢州,曾经有个女子在衢州还有着妆粉买卖。那女子虽然走的绝情,连赚钱的买卖都放弃。可好在她有个最得力的助力,名叫明珠,在上妆上学了些皮毛。

  然而明珠是个女子的身子汉子的心,打打杀杀、将人扌包摔极麻利,在学上妆上,却马马虎虎。

  随喜到了衢州,第一眼瞧见明珠时,那位已怀胎七月的女子就正正给了她家相公一个扌包摔。偏偏她家相公还乐在其中,美滋滋的模样想让随喜也去扌包着摔一回。

  也因为这扌包摔,随喜便觉着,他跟着明珠学上妆怕是有些白费功夫。

  果然明珠的手艺十分不知变通,只会生活妆,其他的妆容一概很懵逼,更莫说将大晏人画成深目高鼻的坎坦人。

  好在随喜略略知道一些过往,从衢州出来,立刻坐船而下,径自前去了一趟江宁。

  他现下的上妆手艺,便是跟着江宁府尹殷大人后宅的一位名唤彩霞的下人所学。

  可惜彩霞也是个女子身子汉子心,当年学着上妆是形势所逼,待大事办完后,再未动过脂粉。

  随喜跟着彩霞学来的生疏了四年的手艺,再加上他的领悟力有限,便将他的主子画的十分的……酸爽。

  丑,不是一般的丑,丑的还很怪异。

  但好在当年的那位心狠的女子为了溜之大吉,教彩霞上妆时,曾十分细致的、图文并茂的、反反复复讲过异邦人深目高鼻的面部特征及画法,故而即便过去了四年,彩霞也没将上妆的重点完全忘记。

  萧定晔虽然丑的另类,可好在有着深目高鼻,勉强像个坎坦人。

  坐在他对面的随喜也是个坎坦人,深目高鼻的坎坦人。可因为他的底子远远赶不上萧定晔,没有原始相貌的加持,他成功的将自己画成个观之欲呕的坎坦人。

  此时酒楼门口进来一高一矮两个坎坦女眷,坐去了大堂中间的一张桌上。

  随喜看到这两名女眷,心中倏地受到了启发。早知道就该学女妆,只画眼睛和眉毛,然后寻个巾子将脸一遮,反而省事。

  妙妙和翠玉坐在桌边,随意点了些小菜和薄酒做掩护,并不夹菜,看起来是在忙着用坎坦语低声攀谈的样子,实则竖起了耳朵,细细听着四周人的八卦闲聊。

  初初酒楼大堂的主顾们并没有提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不是这家的老爷纳了个新妇,便是那家的女子跟着情郎私奔。

  妙妙越来越坐不住,瞬间觉着自己打错了主意。

  若人牙子只是将大晏的娃儿偷来坎坦转卖,她坐在这酒楼里,哪里能打探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她更应该坐去大晏的酒楼里啊。

  喜欢大内胭脂铺请大家收藏:大内胭脂铺更新速度最快。
大内胭脂铺最新章节http://www.huliw.com/book/5468/,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不想再陪仙二代渡劫了神训我在秦国做武王我并不想当英雄啊斗罗之暗夜主宰从斗罗开始签到女神开局成为三流校长京都诡怪秘谭大国智能制造全职国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