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狐狸小说网 >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675 布尔凯索的哈洛加斯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 作者:阡南望 | 更新时间:2021-09-15 05:37:4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少夫人她惊艳全球了盖世神婿山水田园闪婚夫妻宠娃日常我和九个倾国倾城的姐姐女神总裁的贴身龙医豪门战神毒手医妃王爷被休夫了爷,王妃又来催婚了小师妹惹不得
  哈洛加斯圣山上。

  “蕾蔻,你的准备工作做好了没有!”

  塔力克一点都不客气的对着蕾蔻说着,甚至有点大喊大叫的感觉。

  “我随时都能够出发,只是这场战争我始终不觉得有必要。”

  蕾蔻头也没有抬,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她的内心深处有些不安。

  “当然,战争永远都是不被喜欢的东西。

  那代表着死亡,代表着不知道有多少可怜的人要失去生命。

  不知道多少的家庭都会破碎。

  但是战争从来都不是没有必要的东西。

  有些时候,你除了投身战争之外别无选择。”

  塔力克讲着大道理,但是脸上的表情分明就是讥笑。

  蕾蔻,一个为爱而生的野蛮人。

  因为爱所以愤怒。

  不会在战斗之中留手,也不会在杀死敌人之前双手颤抖。

  但是内心深处的煎熬还是让她压力很大。

  “我不会失误的,我从来没有在战斗之中失误过。

  只是每当我想起战场的时候,我的心都像是被掐住了一样痛苦。

  塔力克,我们每一个人都不一样。

  即便在战斗之中都能够毫不停留的杀死面前的生命,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

  蕾蔻的声音罕见的小,甚至像是低声呢喃一样。

  但是她身上的怒火已经开始灼烧了。

  为了自己不得不踏足战场而愤怒,为了自己不得不夺走别人的生命而愤怒。

  为了自己无法、无法反抗这操蛋的命运而愤怒!

  “蕾蔻,准备出发吧。

  总是有人要牺牲的,牺牲的人最好是我们自己。

  但是有时候就得面对无从选择的状况。

  命运没有给我们选择的余地。”

  科力克拄着自己的双手斧,面色平静。

  或许在需要夺走别人生命这件事情上,只有科力克的痛苦能够和蕾蔻媲美。

  “不用劝慰我。

  你们的劝慰不光是在我的心上插刀子,也是在让自己的痛苦。

  所以不要在继续说下去了。

  守护我双手所能碰触的一切,我愿意作为屠夫。

  虽然我不会大喊着‘肉’发起冲锋。”

  蕾蔻讲了一个笑话。

  她说的是那个呆在自己屠宰室内的屠夫,但是这个笑话没有让任何人笑起来。

  “既然准备好了,那就让杀戮终结一场战争吧。

  如果有人能够从战争之中活下来,我会等着他们站在我们面前复仇的。

  当然,我可不会束手待毙!

  在痛苦之中杀死别人,那是为了让自己能够生存!

  让种族得以延续!

  所以当别人为了自己的种族延续和生存站在我们面前的时候,那只能坦率的去战斗。

  承认自己是肮脏的,然后看谁能够活下去而已。”

  塔力克的表情变得狰狞了起来。

  耻辱之证这个传奇带给塔力克的,只有证明他曾经是多么的耻辱而已。

  不过无所谓了,人总得为自己的选择而承担代价。

  “这一次出手的人只有我们。

  卡尔裘会在圣山的大门之前守候着。

  如果我们死在了战争之中那是死得其所,也是理所应当。

  只可惜那时候哈洛加斯圣山上大概是凑不出三个守门人了。”

  科力克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怒焰高涨!

  “一个传送门……

  一场不义的战争……

  一场不知道谁会倒下的无聊的游戏!”

  蕾蔻用古怪的腔调唱着,双手奋力的插入了虚空之中。

  然后肌肉颤抖着,扯开了一个传送门!

  破开一个世界的传送门,那可不是轻轻松松能够打开的。

  一场注定从开始走向终结的战争,也不是几个和平主义者选择牺牲自己的生命能够终结的。

  战争是达成目的的手段。

  而这场战争的目的,是得到生存的权力!

  “走吧!”

  塔力克没有动摇,率先穿过了那个传送门。

  剑圣卡恩这个新晋的三先祖之一,双手捏着自己珍爱的对剑跟在了塔力克的后边。

  科力克搓着自己的胡须,脸色变得蜡黄。

  手中的巨斧抗在肩膀上,一言不发的走了进去。

  落在最后的,就是刚刚才打开了传送门的蕾蔻!

  蕾蔻转过头看了看高耸的长者圣殿。

  或者说她看着的是那个正在长者圣殿之中的布尔凯索。

  眼神十分的平静,似乎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一样。

  “只有四个人出手去面对一个世界的战争,虽然实力上基本对等。

  但是我还要说,这不是公平!”

  蕾蔻的声音几乎没有传出去。

  周围也没有任何人倾听。

  但是哈洛加斯圣山本身一定会记录下这句话的!

  一定会用耳语一样的方式,将这番话告诉每一个曾经或者将会停留在哈洛加斯圣山上的野蛮人!

  ……

  “这当然不是公平。

  因为我们必须胜利。

  如果你们输了,我会亲自踏足战场的。

  只是到时候事态就变得难以收拾了。”

  布尔凯索对着蕾蔻的方向小声的说着。

  做到了重建野蛮人圣山这一伟业的布尔凯索当然能够知道蕾蔻说了什么。

  这座圣山叫做哈洛加斯,只是因为这个名字曾经代表了野蛮人最辉煌的一段文明而已。

  布尔凯索不想去思考自己和乌迪西安之间的故事,即便他知道了“乌迪西安”这个名字。

  他也完全想不起过去的“自己”。

  但是那不重要!

  现在的布尔凯索只是布尔凯索而已!

  是野蛮人的王!

  是不朽之王!

  “布尔凯索,如果我现在舍弃所谓‘正义’,是否能够让你开始找回自我?”

  罗夏看着面前的布尔凯索,虽然他并不知道对方打算做些什么。

  但是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布尔凯索要做的事情有悖于“正义”。

  如果只是舍弃那个被称为“正义”的东西,能够实现罗夏希望的正义,那他就会这样做。

  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为了正义和真相,罗夏可以放弃一切的。

  即便是失去了现在所具备的力量也无所谓。

  曾经作为一个流浪汉活着的他好像也挺开心的。

  世界末日永远都在赶来的路上,真正的末日是所有人都不再发声的那一天。

  末日随时都在赶来,但好像永远都不会真正出现。

  罗夏开始担忧了。

  “等等吧,马上就要结束了!

  迪亚波罗这个名字就是一个笑话,但是谁也无法否认这个名字代表的那个家伙的强大。”

  布尔凯索转过了头看了罗夏一眼。

  罗夏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得到的不是正义的认可,而是泰瑞尔的认可这件事。

  泰瑞尔的气息彻底消失了,罗夏好像也一无所知一样。

  “碾锤有人在面对他了。

  甚至新出现的哈默林也有人在和它战斗。

  甚至更多的恶魔都在和强大的对手战斗着。

  但是这一切不过是在过去的岁月之中,我们这些奈非天早就经历过的事情而已。

  我要做的事不过是让终结到来而已。”

  布尔凯索阖着眼睛说着。

  似乎这不是什么值得重视的事情。

  “先祖们现在在做些什么?”

  罗夏的口吻稍微有些冰冷,但好像是有些好奇。

  “在战斗。”

  布尔凯索给出了一个最简单的答案。

  简单的让人无法锁定具体的某一个领域。

  罗夏对此不在发言了。

  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布尔凯索。

  “你说我会是下一个不朽之王?

  但是你从来没有说过成为不朽之王需要些什么。

  我想,你的死去只是第一个前提吧?”

  罗夏的话相当的冒犯。

  不过也没有什么问题。

  野蛮人从来没有过不朽之王同时活着的记录。

  “对于你来说,第一个前提就是正义。”

  布尔凯索冷冷的说着。

  甚至没有作出任何的反驳。

  “规则?

  我是说掌握一种规则?

  一种能够称得上不朽的规则?

  别怪我这样问,因为‘不朽’这个词汇本身就让人在意。”

  罗夏的手用力的攥着审判之锤。

  双手因为过度的用力而有些发白。

  那是血液被挤压之后才会出现的状态。

  “正义永存。

  所以你会是不朽之王。”

  布尔凯索给出了一个废话一样的回答。

  但是罗夏明白这应该不是在他得到了正义权柄之后才发生的事情。

  在布尔凯索见到他的时候就已经指定了他作为下一个不朽之王了。

  那个时候他怎么能够确定自己会得到正义呢?

  布尔凯索在很早之前就做好了要从泰瑞尔身上夺走正义的打算。

  甚至做好了彻底杀死泰瑞尔的准备。

  泰瑞尔对于人类来说是个朋友,但是对于野蛮人来说那是有着血海深仇的正义大天使。

  打着“正义”旗号的杀戮才是对正义的亵渎。

  就像是罗夏出生的那个国度一样。

  明知这不是正义,只是利益。

  但是他们却对“正义”乐此不疲。

  就像是这个旗号能够让他们的恶臭都掩盖在一阵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光辉之下一样。

  “如果在你无法找到泰瑞尔的情况之下,你打算怎么让我成为不朽之王?”

  罗夏似乎是带着些轻蔑问着布尔凯索。

  罗夏向来是一个在畏惧之中也要彰显自己无惧的家伙。

  那是固执的,也是所谓“愚昧”的。

  但是这样的罗夏本身就在发光!

  “勇气长存。”

  布尔凯索没有隐瞒什么,更没有说谎。

  与其让他说谎,他宁可选择沉默不言。

  “因普锐斯知道?”

  “他很清楚。

  所以才在发现了泰瑞尔的正义出现在你身上之后兴奋不已。

  他不畏惧死亡,但是却会为能够存在而感到欢欣。”

  布尔凯索的话让罗夏有些呆滞。

  他想过很多可能性,但是却没有想过这样的一个结果。

  “还有一个问题。

  如果你没有遇见我的话,你打算怎么做?”

  罗夏直指要害的问着。

  如果布尔凯索没有遇见他,那么这一切似乎都无从谈起。

  甚至罗夏手中还攥着最为危险的要害,就是他自己的生命!

  “那样的话,因普锐斯大概会更加的开心。”

  布尔凯索这个时候好像有些含糊其辞的意思。

  罗夏开始了思考。

  难道下一位不朽之王的名单之中,还有因普锐斯这个大天使的名字?

  这好像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成为一个人可不光是奥莉尔的想法。

  勇气本身怎么可能拒绝尝试新鲜的事物?

  你们好像都对因普锐斯有所误解。

  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基于他的身份!

  承担自己所在位置的一切责任,这就是因普锐斯最为自豪的勇气。”

  布尔凯索稍微多说了两句。

  罗夏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只要让因普锐斯成为一个奈非天,那不朽之王这个位置就有人能够承担了。

  “你的不朽是因为什么?”

  罗夏没有去询问布尔凯索,他这番话说的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他只是在自己的内心之中寻找一个可能的答案而已。

  “我的不朽?”

  布尔凯索睁大了一下自己的双眼,但很快有恢复了那种无所挂念的模样。

  看起来他没有打算回答罗夏。

  “我不相信愤怒永存。

  没有人能够永远愤怒下去的。

  总有一天你们的愤怒会平息,到那个时候怒火就不再是野蛮人自得的力量了。”

  罗夏这样说着。

  长者圣殿之中在这句话之后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

  在长者圣殿的外边,巴那尔抱着一只双眼灵动的哈士奇坐在石头长阶上。

  身上已经有了不少的积雪,但他还是一动不动。

  甚至那只哈士奇也乖巧的不像是一只哈士奇的样子。

  或许是在寒风之中,哈士奇被封印的智商已经被解锁了。

  这是被从不知道多少代之前就被驯养的犬种。

  它们是工作犬,需要服从大部分能够接触到的人类的要求。

  也正是为此,哈士奇很少会专注的忠诚于某一个主人。

  毕竟他们需要给很多人拉雪橇的,不能只听一个人的话。

  “你不要想着去啃长者圣殿的建筑了。

  且不说你根本做不到,你就是能够做到这一点,也不会有机会这样做的。

  这里是哈洛加斯圣山,只属于布尔凯索一个人的圣山。

  我们的存在是因为他需要我们,而我们也需要这样的一个地方去见证。

  如果你真的打算提供一个装修计划给布尔凯索,那我只能建议你先随身带着葱姜蒜。

  最好还能背着一个足够把你装进去的大锅。”

  巴那尔像是疯子一样对着自己怀里的哈士奇说着。

  只是他的眼睛不断的看着长者圣殿最中心的位置。

  那是布尔凯索所在的地方。

  巴那尔、一个狂战士。

  一个不久之前才以灵魂之身摆脱了疯狂而掌握了狂暴者之怒的野蛮人。

  现在的他十分清醒!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最新章节http://www.huliw.com/book/811/,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从杀死吸血鬼开始无敌绝色御灵师神级奶爸你是恩赐也是劫小师妹惹不得四合院之巨鳄人生红月复苏:开局成为阴天子我的夫人与女帝互换了灵魂我真不想靠女装出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