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狐狸小说网 > 建造盛唐

第二十五章 哗众取宠,一窍不通

建造盛唐 | 作者:无言不信 | 更新时间:2021-02-23 16:43:4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迷踪谍影剑破九天农门长姐有空间医武高手秦君叶婉儿超凡药尊斗破之无上之境综漫之最强训练家儒武争锋霸道帝少惹不得御鬼者传奇(御魂者传奇)
  唐朝,国子监!

  金胜曼危襟正坐,细心的将书本摆好,等待算学博士的到来。

  来到唐王朝已经有些日子了,本以为到了长安,李世民会给自己介绍大唐的亲王俊杰,以促成和亲事宜。

  金胜曼心底并不愿意,唐王朝再好,终究不是自己的家。

  只是就新罗这内外交集的情况,金胜曼知道自己别无选择。

  身为新罗唯二的圣骨血脉,金胜曼早有为国家牺牲的觉悟。

  不过到了长安,李世民似乎忘记这茬,只是安排他们入住四夷馆,然后给予入国子监学习大唐文化的资格。

  金胜曼也乐得如此,只要自己不给赶回新罗,姐姐那边就不会出现异样,随波逐流的开始学习大唐文化。

  入学时间不长,金胜曼已经为国子监传授的文化知识给震惊了。

  这才明白自己在新罗学的不过是一点皮毛而已。

  国学、律学、书学、算学。

  四门学问,门门高深莫测,有人穷极一生都研究不出个中一二。

  金胜曼发现自己一直跟着新罗精于华夏文化的先生学习华夏文化,到了这个国子监内,充其量就是四门学毕业。

  何为四门学?

  即四门小学!

  妥妥的小学生毕业

  连太学都进不去,更别说是国子学。

  当然金胜曼对于国学并不感兴趣,《易经》、《诗经》、《尚书》、《礼记》、《公羊传》、《谷梁传》、《左传》、《周官》、《尔雅》这些,在其看来略懂即可,无需通透。

  反倒是算学,金胜曼极有兴趣,深以为国子监六学中,算学最为实用。生活中各方各面都离不开它,甚至有些小小的痴迷,特地上侍从从书坊购来《周髀算经》、《九章算术》、《孙子算经》、《五曹算经》、《夏侯阳算经》、《张丘建算经》、《海岛算经》、《五经算术》、《缀术》、《缉古算经》十本关于算学的书籍。

  只是算学深奥难懂,而且古人修书,深奥隐晦,从不管后世人看不看得懂。需要一字一句的推敲,琢磨。

  金胜曼有书在手,亦看得满脑子浆糊,一窍不通,只能将一切寄望于学堂上。

  故而对于算学课程尤其认真,博士未至,已经端正了自己的态度,无视周边异样眼神。

  但相比国学、书学,算学只能说是小众,可随着金胜曼的到来,算学课堂红火的程度仅次于国学。

  这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金胜曼得容貌艳丽,再加上这个时代罕见的超凡身材?

以极短的时间名传国子监?

成为国子监名副其实的花魁。

  而且作为新罗美女,金胜曼身上有股异域他乡的风味?

吸引着一众官二代。

  古代最重尊师重道?

国子监里博士最大。

  甭管你老子是什么官,进了国子监该打打?

该罚罚,拼爹没大用。

  倒也没有出现争风吃醋的事情?

但争先献殷勤却是日常事情。

  东汉太尉杨震之后杨再思就是其中之一?

他热情的来到金胜曼身侧说道:“金姑娘,今日来传授算学知识额可不是一般人,他姓王,名唤孝通?

乃本朝通直郎太史丞?

我们手中的课本就是他编写的。以术数而言,王通直郎是本朝第一人,即便是李淳风道长都要逊色他一二。”

  金胜曼妙目流转,应道:“当真如此了得?”

  杨再思略微失神,忙道:“千真万确?

《算经十书》中《缉古算经》就是他所著的,乃古今第一算经?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金胜曼质疑道:“前无古人或可理解,后无来者?

会不会过誉了?”

  杨再思摇头道:“这是姑娘有所不知,王通直郎便如兵圣孙武子一般?

《缉古算经》等同《孙子兵法》?

即便过去千年?

一样是最奥妙的兵法。王通直郎所著算经,即便千百年后,一样无可比拟。”

  金胜曼惊喜道:“真是如此,当真要好好听讲,请教。”

  杨再思微笑道:“王通直郎乃在下舅爷,在下见金姑娘真心喜欢算学,愿为姑娘引荐。”

  小狐狸的尾巴,不止露了出来,还翘了起来,摇呀摇的。

  金胜曼颇为心动,但是杨再思的小心思却也瞒不过她,遂然道:“有机会就拜托了。”

  回话模棱两可,既不答应,亦不拒绝,显然有些心动。

  如果这王孝通真如杨再思吹嘘的那般,亲自拜会求教,到无不克。

  “啃啃!”

  教室外传来了苍劲的咳嗽声。

  教室里瞬间安静。

  一个年近六旬的老者,大步走进了教室。

  “学生见过先生!”

  尊师重道是中华传统美德。

  老者方刚进屋,教堂里的学子皆起身作揖。

  老者挥了挥手道:“都坐下吧!”他环顾了一眼四周,见学生比当初自己当算历博士的时候多了许多,欣慰的颔首道:“不错,不错!算学有今日成就,吾之功也!”

  他说着,指着自己道:“你们的算历博士告了事假,近来几堂课,由我王孝通亲自传授你们算学。”

  他这话音一落,堂下真心喜欢算学的学子,个个欣喜若狂,拍手欢迎。

  王孝通满足的感受着这份热情,过了会儿才道:“你们上一堂课学的是什么?”

  “《张邱建算经》!”

  堂下有人回答道。

  王孝通轻哼一声,道:“无用之物!”

  他说着望向堂下众人,说道:“算学,发展至今,以达巅峰。前人说研究之算题,大多过时,不应国情,无学之必要。今日吾传授你们《缉古算经》,记住一句话,精于《缉古算经》者,即可为当世术数大家。精于《海岛算经》及刘徽注释之《九章算术》或可一看。余者,皆为哗众取宠,不值一论。”

  金胜曼在下面听得是目瞪口呆,这可牛皮坏了,简直就是说华夏术数,除刘徽外,其他精于算术的大家,皆是跳梁小丑。

  这真的狂的没谱。

  堂下的所有学生亦一脸愕然,他们从未遇到过如此自吹的老师博士,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神态。

  “好了,今日就与你们讲解《缉古算经》第一问!”

  “假今天正十一月朔夜半,日在斗十度七百分度之四百八十。以章岁为母,朔月行定分九千,朔日定小余一万,日法二万,章岁七百,亦名行分法。今不取加时日度。问:天正朔夜半之时月在何处?”

  王孝通自问自讲,“以章岁减朔月行定分,余以乘朔日定小余,满日法而一,为先行分。不尽者,半法已上收成一,已下者弃之。若先行分满日行分而一,为度分,以减朔日夜半日所在度分,若度分不足减,加往宿度;其分不足减者,退一度为行分而减之,余即朔日夜半月行所在度及分也。”

  这个时代没有黑板,但有沙板,就是用一四方箱子,里面装满了沙子,在沙子上书写。

  王孝通这第一问求的是半夜时月亮的赤道经度,是一道关于天文学的数学题目。

  王孝通讲解的即位详细,但学生们依旧听的似懂非懂。

  不过王孝通自身的术数才能,在此次的讲解中展露无遗。

  金胜曼几乎将王孝通的每一个字都记录下来,打算事后认真研究。

  “故答曰:在斗四度七百分度之五百三十。”

  王孝通道:“此题乃《缉古算经》中的第一题,寻常人不看术解,穷其一生亦难得正确答案。你们听我细细解题,若能于一月之内,研究透彻,便可称为天资过人。”

  这一回满堂学子无一人觉得王孝通在吹牛。

  《缉古算经》全书共二十问,包罗万象,天文历法方面的计算问题,亦有修造观象台、修筑堤坝、开挖沟渠,以及建造仓廪和地窖等土木工程和水利工程的施工计算问题,还有更为深奥的勾股问题。

  这第一题都如此困难,何况其他十九题。

  一时间,课堂里的所有学子看着王孝通的眼神,充满了敬重。

  王孝通亦道:“离下课还有一些时间,汝等日常所遇问题,若有不解,可趁此机会一并说出。吾可谓尔等解惑……”

  瞬间群起踊跃,各种术数问题向王孝通求教。

  王孝通亦一一解答。

  这时一人堂下最年长一人问道:“学生拜读《缀术》,深感困惑,还望先生,给予解答!”

  王孝通皱眉道:“《缀术》全错不通,何以解答?”

  那人一脸惊愕。

  王孝通不屑一顾的道:“《缀术》一书,乃祖暅之、祖冲之父子涂鸦之作,经不起细品,经不起考察。吾《缉古算经》与之并于算经十书,着实羞耻!”

  那人道:“可李淳风道长说《缀术》深奥复杂,莫能究其深奥。”

  王孝通忍不住一笑:“一派胡言之说,当然研究不透。李淳风小儿之见矣……”

  他与李淳风乃当代两大术数宗师,但王孝通心底着实瞧不起水平一般的李淳风。

  李淳风也自知仅以术数水平而论,自己确实逊色王孝通许多。

  两人皆在太史局任职,彼此见面,李淳风大多尊敬对待。

  **********

  李元瑷将自己编著的《缀术》认真检查了三遍,修修减减确定再无错漏之后,让人带着全文送往弘文馆。

  弘文馆是唐王朝的国家图书馆,一共藏书二十余万册,汇聚了天下大部分珍贵书籍。

  李世民对于文化极其重视,弘文馆聚集了各类英杰才俊以此来开拓文化。

  《缀术》与李元瑷写的注解是用来教育天下学生的,即便是李元瑷亲自所写,亦没有特权,需要经过弘文馆学士的确认,得到一致同意之后,才能印刷成册,传达四方,以供世人学习。

  只要是供天下学生学习的书籍,想要流传于世,不管是谁,都需要走弘文馆这一条。

  李元瑷即便是亲王,亦不例外。

  不过李元瑷对自己的《缀术注解》极有信心。

  祖暅之、祖冲之父子的《缀术》深奥难懂,但是他自身古文水平不高,写不出深奥的字句,所有注解全是白话文,一字一句,简单明了,不说让人一看就懂,一看就会,至少能够理解其中大致意义。不用在学习术数之前,先要花时间研究字与句的意思,然后再来学习。

  只要有人认真研读,必定会惊为天人。

  然后名动长安,让李淳风俯首帖耳的上门求教!

  一切都那么完美!

  李元瑷在大安宫滋滋地笑着。

  然后一天,二天,三天……

  无事发生。

  李元瑷登时觉得有些脸疼,忍不住自问了一句:“难道自己写得还是过于深奥呢?”

  到了第四天,李元瑷忍不住派人去问《缀术注解》的情况。

  很快弘文馆给了答案,王孝通学士评价《缀术注解》“哗众取宠,一窍不通。”

  李元瑷顿时傻眼了,自己辛辛苦苦编写的《缀术注解》居然得到了这么一个评价?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个叫王孝通的王八蛋是谁?大爷得,老子的术数领先一千五百年,居然给评价为哗众取宠,一窍不通?真当我不要面子的?”

  传讯的下人只吓得瑟瑟发抖,但是他一个护卫跑腿,哪里知道王孝通是哪个?

  李元瑷顺了气,强压着去弘文馆砸馆子的冲动,派人去调查王孝通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一调查,喔吼,了不得。

  大唐王朝术数的扛把子,号称术数第一人。

  “贺循、徐岳之徒,王彪、甄鸾之辈,会通之数无闻焉耳。但旧经残驳,尚有阙漏。自刘徽以下,更不足言。”

  早在十年前,王孝通就评价历史上的术数家,唯有一个刘徽可以看。但是刘徽至少当世独步,比自己还是逊色许多。

  在《缉古算经》出世的时候,王孝通就在李世民面前吹嘘:老子天下第一,您给的工作已经尽善尽美,天衣无缝了,同代人根本没资格与老子对话。

  这话说的似乎还不够霸气,他又对李世民道:“臣昼思夜想,临书浩叹,恐一旦瞑目,将来莫睹。”

  也就说别说前人那些渣渣,就算后世人也没有资格超越我了。

  李元瑷直接气笑了。

  “殿下,还不止呢!他还恳请陛下请访能算之人,考论得失。说;‘如有派其一字者,臣欲谢以千金’。
建造盛唐最新章节http://www.huliw.com/book/9017/,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打职业的我绝不加班啊重生九零锦鲤小神医植灵女王升级记签到失败365天,我全球大佬修真弃少混花都开局签到绝美总裁兰若仙缘重生原始仙界重生之恰恰年华韩娱之我为搞笑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