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狐狸小说网 > 天字第一當

第020章 宝手

天字第一當 | 作者:骑马钓鱼 | 更新时间:2021-02-23 15:23: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喜妻盈盈今天大佬也为我神魂颠倒侯府遗珠快穿女配冷静点从斗罗开始震惊万界红楼梦九域剑帝重写科技格局史上最强小医农左阳肖思聪慕林
  蔡徴耀揭开了红绸布,一个精美的三足青铜羊樽,就显现了出来。

  樽,乃是古代盛酒的器皿,有三足和无足等多种类别,拍卖界有记录,近几年最贵的商周青铜樽器,成交价在一点九个亿。

  那是一件青铜的三足兽面纹爵樽(杯),属于商末的器物。

  而蔡徴耀的这一件青铜羊尊并不是商末的物件,更像是西周初期的东西。

  因为在青铜器上有几个铭文,根据我对铭文的认知,上面的字应该是“姬旦樽彝”,姬旦是西周周公的本名,所以这应该是周公专用的酒器,而周公正是西周初年的名人。

  伐殷商、制礼乐、定宗神、分井田,这些统统都是他的功劳。

  另外,牛羊在古人来看,是极其宝贵的财产,就好比如今天的金银一般。

  器皿做成牛羊的形态,或者在器皿上雕刻牛羊,都是权贵的象征。

  蔡徴耀的这青铜樽保存完整,上面虽然有自然的锈迹,但是铭文和雕羊却能够辨识清楚,在商周青铜器中,算是保存极为完好的了。

  看了一会儿后,我就从柜台出来,然后往洗手池那边走。

  蔡徴耀问我:“宗大朝奉,我这东西……”

  我说了一句:“等等!”

  蔡徴耀也就闭口不言了,袁木孚在一旁笑道:“别急,宗禹只是去洗手,然后用手去摸,最后确定这东西的真假,然后才好给你估价。”

  蔡徴耀疑惑道:“我记得之前袁大朝奉鉴别物品的时候,直接带一个蚕丝的手套,宗禹大朝奉要直接用手……”

  袁木孚打断蔡徴耀的话说:“我父亲用蚕丝手套,是因为他的手不够细致,可宗禹的手却不一样,说句好不夸张的话,他的一双手比你的这件青铜器还尊贵,若是划伤了他的手,比划破你的青铜器损失还大。”

  蔡徴耀将信将疑地看向我这边。

  我用清水将手洗了一下,然后将手举起来,轻轻甩动,让手自然晾干。

  在手干之前,我回到柜台这边然后对着蔡徴耀说了一句:“你这东西基本可以断定是真的,不过古时候的青铜器,很少会把主人的名字刻上去,你这羊樽既然刻了周公的本名,时期也对的上,那就应该是他的酒器不假,以周公的权威和名望,那个时候,寻常人可不敢在酒器刻他的名字。”

  “不过我总觉得这酒器藏着什么秘密,我还要仔细再看看,否则我不好给你估价。”

  蔡徴耀点头。

  我继续说:“另外,你能否说说,这东西你是从何得来的?”

  蔡徴耀点头说:“实不相瞒,这东西是我祖上传下来的,不过传的时间并不长,是从我太爷爷开始传的,我太爷爷那会儿跟着军阀打过仗,据说是在一个权贵家里虏得此物,后来我家便开始代代相传。”

  “至于这东西,最早从什么地方来,原来那一家又是什么人,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我点了点头。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甩了甩自己的手,确定自己的双手都干了,我便伸手将青桐羊樽拿到了手上。

  蔡徴耀那边有些紧张,生怕我给他弄坏了。

  我双手拖着羊樽,然后仔细抚摸羊樽上的铭文和饰刻。

  包括羊樽里面的杯面。

  同时我将其又送到鼻子旁边闻了一下。

  很快我就说了一句:“这是阴器,是周公下葬时候的陪葬品,而且在造出来后,就没有用来盛过酒。”

  “这个羊樽内侧的杯壁丝滑,而盛过酒的,会多多少少有些五谷侵蚀皱痕。”

  这个时候,李成二扒着头看了看说:“不对啊,你怎么摸出里面丝滑的,明显皱皱巴巴的,都氧化成什么样子了?”

  袁木孚就说:“这就是你不懂了,这就是宗禹双手的特殊之处,他能够摸到一些古物原来的样貌,这感知力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够练出来的。”

  我这边则是继续说:“而且,我的鼻子很灵敏,如果这樽盛过酒,就算隔再长的时间,我也能够嗅的到。”

  “之前光是闻气味,我没有下定论,现在摸过之后,我就可以确定了,此乃专门为周公入土打造的冥器。”

  “史书有云,周公病逝前曾说,要把他葬在成周,也就是周成王的王都附近,表示他对成王的忠心。”

  “可成王周公死后,要把他安葬在成周的时候,忽然雷雨交加起来,‘禾尽偃,大木斯拔’,据说数十米的大树都被吹上了天,国人大恐,成王被吓坏了,他就对世人说,这是上天在告诉他,他不能以周公为臣。”

  “所以周成王最后把周公葬在周文王坟墓的旁边,上天才停止了愤怒。”

  “而在一些野史、小册记载,周成王将周公重新安葬的时候,为了给周公和上天致歉,特意命人打造了一批青铜器,而那些青铜器全部刻上了特殊的铭文。”

  “只不过是何种特殊的铭文,却没有记载。”

  “今天看到这件羊樽,我大概知道了,特殊铭文就是指的周公的本名——姬旦。”

  “特殊,也做独一无二,专属来讲。”

  “古语一词多意,可能是后来翻译出了错误,所以应该是周成王命人在给周公随葬的器皿上刻上专属的铭文。”

  “因为专属,便是姬旦的名字,所以史料才没有重复记载铭文的内容。”

  “这便是这个羊樽的全部秘密了。”

  说罢,我便轻轻把羊樽又放回到了黑箱子里,然后示意蔡徴耀用绸布将其盖住。

  蔡徴耀一边轻轻遮盖羊樽,一边问我:“宗大朝奉,我这羊樽能当多少钱,我日后要赎回去的,还请你们收了之后,不要变卖。”

  我笑了笑说:“这东西历史意义有,年代久远底蕴也够,文化意义也有,所以我给你的价格是两个亿。”

  “按照百分之五十来活当,当一个亿。”

  “活当月息,百分之四,也就是四百万!”

  “你考虑好了?”

  我这么说的时候,就看了看袁木孚,是在问他我们荣吉有没有这么多钱。

  谁知道袁木孚直接接过我的话说了一句:“你如果考虑好了,我们现在就走协议,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你就可以拿到钱。”

  我心里也是“咯噔”一声,我们荣吉还真是有钱啊。

  蔡徴耀那边也是立刻说:“我考虑好了,现在就走协议吧。”

  袁木孚看了看我说:“宗禹,你休息一下吧,协议的事儿我来,赶紧去把手洗一下。”

  我点头。

  碰那些古物,越是年代久远的,对我双手的伤害越大,特别是两千年以上的,若是鉴定完之后,不尽快洗手的话,可能会降低我双手的感知度。

  所以我就去洗手台那边,把手又洗了一下,这次我没有让它自然晾干,而是用一边的毛巾擦了一下。

  我洗手回来的时候,袁木孚已经在给蔡徴耀办手续了。

  见我过来,李成二就对我笑了笑说:“你这双手真的这么金贵啊?”

  我摇头苦笑说:“爷爷没有说,只说我这一双手养出来不容易,让我不要给毁了。”

  李成二点了点头说:“你这本事,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佩服,佩服,以后咱们出去浪的时候,开酒这种事儿我来,妹子我替你抱,别坏了你的手。”

  我直接对李成二说了一句:“滚滚滚……”

  不一会儿蔡徴耀那边手续就办好了,他刚准备离开,我就叫住他说:“稍等下,按照我们荣吉的规矩,我要送你一卦,让你度过这次的危机,你光是拿了这些钱,不足以度过难关。”

  蔡徴耀对着我连连点头,同时赶紧说:“恳请宗大朝奉指点迷津。”

  袁木孚问我需不需要算卦的工具,我对他摇了摇头说:“不用,蔡徴耀这个问题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他的面相中就藏着破解此难的玄机。”

  袁木孚笑了笑。

  蔡徴耀继续问:“我的面相?还请宗大朝奉明示。”

  我对蔡徴耀说:“你的出纳官出了问题,预示着你和别人起了很大的矛盾,这个矛盾才是你遇到危机的源头。”

  蔡徴耀还算聪明,立刻说了一句:“永隆盛?”

  我点头说:“没错,永隆盛和凯达的矛盾,也是永隆盛和你的矛盾,不解决这个问题,那之前投在凯达的钱,就永远拿不回来。”

  “永隆盛想要凯达的那块地,现在凯达出了问题,那永隆盛肯定会想办法,把那块地再弄回来。”

  “你如果这个时候帮永隆盛一把,而不是因为凯达的事儿,而记恨它们,那你们的矛盾也就消除了,你帮助永隆盛接手,那你之前投入的钱,也不至于打水漂,很可能还会让你成为永隆盛重要的合作伙伴。”

  “这对你将来的发展,可是……”

  我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笑了笑说:“点到为止,具体怎么做,你在商界混迹了这么多年,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蔡徴耀愣了一下,然后立刻说:“宗大朝奉,您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我之前光顾着和永隆盛赌气了,完全把合作的事儿抛诸脑后了。”

  我对蔡徴耀说:“永隆盛收购凯达的残局,也急需你这样有份量的人帮助,所以你对他们来说,也是雪中送炭。”

  蔡徴耀点头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真是太感谢您了,宗大朝奉。”

  送走了蔡徴耀,袁木孚就对我说了一句:“你帮了蔡徴耀,恐怕永隆盛的人,迟早也会找到你,咱们荣吉又要加一个会员了。”

  加会员?这个要怎么操作呢?
天字第一當最新章节http://www.huliw.com/book/9364/,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神豪从十倍增益开始黄天之世都市之最强仙尊林枫叶轻语汉明无敌从穿成战神嫡女开始神魂丹帝从夺舍萧炎开始降临诸天开局签到四合院大隐开局混个师叔祖